打印

难忘的六一节

难忘的六一节

今天早晨起床,收到一条微信:六一快乐,你在我心中永远不老!
     先是惊诧,后是感激。人生得一知己足矣!
     鲁迅先生赠给瞿秋白同志之辞写道:“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同怀视之。”意思是说只要有一个充分理解自己的真朋友就可以了。在艰难困苦之中,心灵深处的纽带牢固地连在一起,患难相扶。 有这样的朋友,在你最需要的时候能得到他的帮助。在最不经意的小事上,他给了你最真的情谊。这不是凡人之间的友谊,就像亚里士多德说的,“是一个灵魂孕育在两个躯体里”,是一种极为难得的经典。
     六一,离我已经太远了,微信勾起我对六一的回忆。
     我在不满六周岁就开始上小学了。上学第一天的情形我还历历在目。因为母亲很早就教我认字,我很小就认不少字。我天天缠着父亲要上学,父亲以我年龄不到上学岁数为由,不让我报名。后来经不起我软缠硬磨,父亲答应带我去学校看看。中心小学肯定不要我,只好另辟捷径,到明志小学。那是秋季开学已经两个月后的一天,父亲带着我走了大约三公里的路,穿过一条公路和一座堤岸,到了一座华侨办的小学。校长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因为父亲是华侨中学的语文老师,认识校长)。校长姓王,名爱超,瘦瘦高高,精神抖擞,一看到我,就断言我岁数不够,我急忙说够了,父亲站在一边笑呵呵不说话(他不想说假话)。记得校长让我用右手伸过脑袋摸摸左边的耳朵,我怎么用劲都摸不到。王校长摊开双手,笑笑。我急了,哭着说:我要上学!王校长看我读书心切,就说:“我出题你答,答对了就来好吗?”我破涕为笑,忙说好好。校长问了几道算术,我全答对了,又问了几个字,我也答没错,校长问到小学二年级的题目,我也能答对一些。校长高兴了,亲自带我到已经开学的一年级教室,告诉一位女老师,说找个空位让我坐。就这样,我成了该校年龄最小,上学最晚的学生。
   就这样,我在五、六岁的时候,就每天自己走路三、四公里,一天来回四趟,不管刮风下雨,哪有家长接送。我在小学一、二年级读书成绩一般般,只能说是跟得上而已。到小学三年级开始,我的班主任洪国伟是我父亲教过的学生,师范毕业到我们班教语文,对我很好。我的学习成绩突飞猛进,语文、算术在全班名列前茅。记得我的作文经常抄的端端正正,贴在学校大黑板上。参加各种比赛经常的奖,第一次奖品是两个玻璃杯,还有花纹,很漂亮,在当时是很稀罕的东西,我家用了好久。
   我读小学四年级的六一节,洪老师安排我参加排练节目,六一晚上举行篝火晚会。我们可高兴呢,自编自演群口词,还有一个舞蹈,是筷子舞,我记得第一句谱:15332.那个年代演出要求穿白衣蓝裤,我家没钱,买不起,我不敢给母亲说,就找同学借。借衣服,演完后当晚我就还给同学。第二天,同学母亲找到我家,对我母亲破口大骂:“没衣服不要去展(显耀的意思),把人家的衣服搞脏了也不洗,就拿来还!”我母亲不停地赔不是,答应帮她洗好,实在不行买新的跟她换。同学母亲死活不答应,在村庄里外大声声讨我母亲的不是。我后悔莫及,只能偷偷流泪。后来还是衣服给她,还赔钱给她。这事给我印象太深。我母亲一句都没骂我,而是教育我从小立志,要努力,不能让人家看不起!
   六一节礼物,对于我的童年,是一种奢望。记忆中最好的礼物是五分钱一根的冰棒,从卖冰棒冒着冷气的圆灌拿出来,迫不及待地用舌头舔舔,舍不得一口一口咬,要等到快化了才再舔一口,一根冰棒要吃好久。还有一年六一节,刚好姐姐从永安回来,那时姐姐上山下乡到永安教书,已经领工资了,每月25元,文革还组织了一个25元兵的红卫兵组织。姐姐看到我们兄弟公用一条毛巾洗脸,这条还是补了又补的,就给我们兄弟各买了一条比巴掌大不了多少的毛巾作为六一节礼物,我们高兴劲没法提了。
    时光荏苒,再回首,我想,假如我的人生没有磨难,会咋样?    假如人生没有磨难,其本身可能就是一种灾难。长期生活在一顺百顺、无忧无虑的环境中,淘汰不了劣者,筛选不出强者,人类就不会进化,社会也不会向前发展。 古今中外有一条规律:富贵不过三代。富贵温柔如同一把无形利剑,削去了人的铮铮铁骨、坚强意志、奋斗精神和冲天豪气,将猛虎变为猫咪,将雄狮变为绵羊,将雄鹰变为麻雀,将龙种变为跳蚤! 从某种意义上说:“磨难”是上帝馈赠给人类最好的礼物!    我们每个人在自己的哭声中临世,在亲人的哭声中辞世,中间几十年最多一百十年的生涯,无时无刻不在与艰难、困苦、疾病、灾祸打交道。然而正是由于人类历尽磨难而甘之如饴,才将我们的生命演绎得如此波澜起伏,如诗如画,如梦如歌……

分享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