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十二月的故乡平安无事

十二月的故乡平安无事

文/万破

故乡,给你念想
耳根会发热
给你河流,枝桠会漂泊
给你广袤,生长小麦的肤色
飞白的田埂,沟坎
留给虫蚁、碎花、小兽的蹄迹
亡灵飘忽,在暮色中撒欢
故乡,我在与不在
你都披一身倔强
在风中踽踽独行,赠我的背影
比枣木拐杖孤傲
比小路曲折,过了大冬
浑身焕然一新,洁白的事物
让你显得异常肃穆,庄严
在低矮的屋檐,菊花和梅花重逢
说不尽的情话
我像一个勇士从远方归来
十二月的故乡,肢体完整
炊烟晃动,喜气洋洋
平安的更鼓,从大地深层击响


母亲的白云
 
棉田,腼腆的田
发青、发红的果子
在季节的额头
盖白云的印
 
母亲说,“一白遮百丑”
我们里下河夸姑娘长得好看
不用俊俏,只说这个人
掉进粉团里找不着
粉团,就是棉花
雪白,蓬松的无邪样
 
“高个子门前站,不做也好看”
也是从前母亲常挂在嘴边的话
幼小的我钻进棉田里
两株营养不良的植物
都让她操心,心疼不已
 
我羞惭,没能长成
她老人家想要的高枝、如雪
而且漂泊不定
棉田在我家乡也早已绝迹
母亲电话里说,实在想得厉害了
就抬头望望过往的天空


城市荷
 
我叫他们:城市荷
 
我只是奇怪
以荷的清高
何以与城市
保持这样一种关系
一种情人间的甜腻,暧昧
一种堂而皇之的
相敬如宾
藕断丝连
比翼双飞
 
它带着城市飞
连同青杉绿水
 
而真如献八宝的故事
化作两翼
生古风
把一节新鲜的
爱情,美妙,高度
 
向世界弹射


梅魂
——怀念岳父
 
你肯定不知道,此刻
我心中经过的千里江陵
在这个灰色暮晚,决堤
那时刚停好车,突然一阵
寒风吹过,送来腊梅香
 
静立楼下,仰望半空的厨房
亮着星星的光亮
你那一边,想必大水茫茫
前天,南京再度失陷
写乡愁的那个老人
也自带铺盖,做了你的邻居
 
在若即若离的梅香中
我嗅到消毒棉花的气息
我竟然想到一锅的大闸蟹
当揭开锅盖的刹那
小汕渔塘的上空,泛着
诱人的彩虹和扑鼻的丰收景象
 
庭院锁清秋,墙壁上
有白色的墙灰剥落,蛛网飞舞
我记得,往年的这个时候
院里院外,尽是灯光,人影
酒香压着腊梅的清香
 
你修炼大半生
仿佛只是为了让我懂得
好景不长
梅魂苍盛

分享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