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转——我的眼睛会说谎

转——我的眼睛会说谎

马车在客栈前面停了下来,老妇人抬起头来,她怀里的猫懒懒地唤了一声。
  过了一会,车厢的帘子被撩了起来,车夫探头进来,道,“婆婆,尤歆飞大侠出来迎接你了,要他上车说话么?”老妇人脸上露出赞许的神色,头颅幅度很小地动了动。帘子放了下去,外面传来两句对话,接着一个人撩起帘子欠身走上车厢里来。他的一头黑色长发上落满了雪花,浓浓的眉毛在苍白的脸上奇怪地扭曲着,在眉毛上也有细细的一层冰屑,边缘正在融化,顺着眉根往下滴水。他身上的皮裘是崭新的,但颈部以上是一张胡子拉渣似乎很久没有收拾过的脸。他的眼睛很窄,尤其是眼光垂落让人看不清他纠结的眉毛下的眼光。
  老妇人看着他缓缓道,“尤大侠,我有我的规矩。”尤歆飞垂首道,“小鱼夫人,我身边正带着黄金四万两,银票两万两,这是我的全部家当。我只求此次全身而退,家人毫发不损,是以情愿倾囊相授,请婆婆笑纳。”
  老妇人道,“要杀你的人是谁?”
  尤歆飞道,“西门吹雪。”
                 
  马车慢慢地向前驶去,尤歆飞和他抱着襁褓中的婴儿的妻子坐在车厢一侧。老妇人闭着双眼,全身漆黑的猫儿在她怀里一动不动。只有它脸上两只杏仁一样的眼睛还活动着,发出阴冷的黄色的光。
                 
                 
  老妇人坐在生着火的炉子旁边,炉子上的一锅水正在冒热气。她提起锅子,走到水池旁边,那个少女正闭着眼睛,头靠在水池的边缘,身体浸在水中,水面上是无数粉红色的花瓣。锅里的水注入已经不太热的水里,雾气缭绕着她的面容,玫瑰花瓣飘动,她深深地吸了口气。
  “西门吹雪有没有朋友?”老妇人问。
  “他的朋友不算太多,但其中有一个很有名。”
  “是谁?”
  “陆小凤。”
  “哦……”
  “还有一个人你一定认识。他就是花满楼。”
  “花满楼就是坐在外堂的那一位?”
  “不错。他现在正在看我收藏的画。”
  “他是个瞎子,又怎么看画?”
  “就像太监也想女人一样,瞎子也可能很喜欢看画。”
  “既然我们要杀西门吹雪,那就必须防范他的那些朋友。”
  “你的意思是说:所以既然如此,我们不如杀了他的朋友。”
  “既然花满楼已经在外面,那么他就是你的人喽。”
  “花满楼既然喜欢我这里,那就让他多住两天好了。既然他住在这里,那么一定无法再跑去帮西门吹雪。”
  “你这样做与其说是不让他阻碍我们,还不如说是免他一死。”
  “婆婆,我的心肠就是很软。我认识的人总是不舍得杀。他不能阻碍我们又何必杀他呢?”
  “难道他不会想要给西门吹雪报仇?”
  “如果他要报仇,我就帮不了他了,到时候再杀他又何妨?”
  “那么你要派人对付的就是西门吹雪和陆小凤。”
  “不错。婆婆请再给我加点水。”
  老妇人转过身去,提起锅子,又给她加了点水。她的眼睛始终闭着,她的脖子被颤抖的水纹包围,在折叠的光影里,她身子的轮廓在水中隐没。
  “我们手头有几个人?”
  “我的手头杀人的有几百个人,但能杀得了西门吹雪和陆小凤的,只有三个人。”
  “那一定杀得了西门吹雪和陆小凤的又是几个人?”
  “还是三个人。”
  “看来我找你没有找错人。”
  “婆婆,你手下的姑娘们都很厉害。相比起来我给你赚的钱虽然不是最多,但大钱只有我能给你赚。”
  “但是那个尤歆飞的出手,没想到这么小。”
  “尤歆飞的出价连颜先生一个人的报酬都不够。不过我们既然有机会杀西门吹雪和陆小凤,以后凡是大的买卖,别人怎么会不想到婆婆?”
  “你好聪明。不然婆婆又何必老远地跑来找你?小粉,你说的那三个人婆婆有没有见过?”
  “嗯~你一定见过他们,不过除了颜先生,李公子和甘公子,也从来都不买前辈的帐……”
  “所以只有你出面,才能说得动他们?”
  “虽然他们对我比较客气,我也只好试试,他们的脾气都反复无常。”
  “既然你有三个人,那么你要派谁去杀西门吹雪,派谁去杀陆小凤?”
  “那就要看他们的兴趣了。”
  老妇人站了起来,望着她闭着眼睛的脸。
  “你洗了这么久,还不想起来吗?”
  “婆婆,你想走了么?”
  “你这里的闲人这么多,婆婆又怎能留得太久。不过说好的事,你可得帮婆婆做好。”
  “答应婆婆的事,我怎么敢失手呢?”
  “假如他们不答应呢?”
  “婆婆,你自然知道小粉对男人的本事。就算他们的脾气再不好……”
  “你这么辛苦,婆婆一定会多给你一份。外面的箱子装着尤歆飞的黄金四千两,他们的酬劳加起来要多少?”
  “颜先生五万两千两黄金,李公子和甘公子都是五万两。但这次是西门吹雪和陆小凤,价格至少要翻一番。”
  “那个颜先生凭什么要多两千两?”
  “最近他身体不太好。要他出手危险也多一点,自然要价要高一点。”
  “哼,如果他病得躺在床上,要价岂非还要更高?”
  “但是即便他病得躺在床上,杀西门吹雪还是必须要他出手。”
  “为什么?”
  “因为号称一招‘天外飞仙’无敌于天下的白云城主叶孤城,也曾败在他的手下。”
  “叶孤城。我在来京城的路上见过他。既然他能打败叶孤城……”
                 
                 
  在风里摇荡的江上落满了雪花,雪花就从他眼前的窗口飘落。从楼的最高处望去,一条灰蒙蒙的江水直向远处模糊不清的群山伸展而去。
  颜云坐在一张木桌子后面,一个小童站在他身边,从一个精致的瓷瓶中将一粒绿色的药丸倒入桌上一只青色的碗中,碗中盛着热水,药丸沉入水里,即刻一碗水都变作了墨绿。
  颜云皱着眉头,把碗端到面前,慢慢地把这碗水喝了下去。他放下碗来,那个小童用一块薄绢拭干他的嘴角。
  颜云道,“阿秋,你把我推到面对‘神兵聚会’的那一边。”小童双手扶着椅子,向前一推,那椅子下面“咕鲁鲁”地,原来装了两对轮子。他将颜云推向西首的窗口,在那里,对面是一群穿向天空的尖峰,犹如拔地而起,山峰为数众多,有高有低,并列丛生,而都仿佛直抵眼前。人则称之为“神兵聚会”。
  空旷的楼顶上忽然有一个人走上楼来。小童叫道,“夏叔叔!”颜云回过头来,只见那人头戴皮帽,身上混杂着雪和水。这是一个山下的住户,凡有信件前来,都是他上山送递。那人一面脱帽,一面道,“颜先生,昨日有你一封信,上写‘急送’,只是昨晚雪下得太大,上不了山来,今日一早醒来,又来了一封,我给你一并送来了。”颜云道,“请坐。”转首道,“阿秋,替我把信拿来。”
  那小童走了过来,那人从怀中摸出两个信封。小童接过了将信交给颜云,又走回来给那人倒茶。
  颜云面向窗外,只见第一个信封上写着四个隽秀的字“颜云,特急”,另一封上写着“急送颜云”,也是相同笔迹。
  他拆开第一封信,只见信上写道:云,小鱼夫人已知吾事,幸昨日沈诚已连夜启程将三十万两黄金送往一处隐秘之地。他日他会上山寻你。
  小鱼夫人只知我骗她,却不会知其中原由。她的武功深不可测,手下众多,莫要心存报仇之念。沈诚做事极为可靠,当不会被查得踪迹。
  当日两人断腿之后,我拒与你隐绝山林,令你垂泪而走,实在非我忍心,只为此计能成。黄金妥善用之,我则安心。切勿念我,体恤自身。来世相见。
                 
  粉色落英
                 
  小童正放下茶壶,送信人的杯子刚到嘴边,忽听颜云“啊”地一声,回身一看,只见他身前雪白的墙上洒开一片殷红的血迹。两人吓了一跳,齐声道,“怎么了!”小童跑到颜云身边,颜云口中仍在吐血,双手颤抖拆开第二封信。小童从袖中摸出了薄绢,见他眼神极为怕人,全身颤抖,手中的信纸籟籟作响,一时不敢上前。
                 
  一匹马车慢慢地往大路中间走去,马车中坐着那位老妇人,怀里抱着黑猫。拉车的马忽然惊嘶一声,车厢剧烈一震,马车停了。老妇人注视着面前的帘子,帘子撩开,两个人将一把轮椅提了进来。轮椅上坐着一个面色苍白的男子。
  老妇人抬了抬眼皮,看着轮椅旁一人,道,“当日我在小粉的庄上见过你。”沈诚道,“原来你看见了我。”老妇人道:“那么我的黄金……也是你拿走了?”沈诚道,“不错。”老妇人抬起眼来,道:“我没有来找你,你倒来找我了?”她的眼睛又瞟向轮椅中的那个人,道,“你的双腿也断了?那么……你也是‘地雷星火’的伤?你和她在‘龙洞’之中中了‘八爪情龙’的机关?”
  颜云不作声。老妇人又道,“听你的呼吸,你还有很重的内伤,几乎伤及五脏六腑。小粉要那么多黄金,是用来让你买‘阎罗续命丹’的了?”颜云还是不作声。老妇人眼光一动,道,“你今天来,是要替小粉报仇?”
  颜云一字字道,“你杀了她?”
  老妇人盯着他的眼睛,笑道,“就算我杀了她,你凭什么给她报仇?”
  颜云垂下头来,他的眼中已有泪光,缓缓地道,“天外飞仙。”
  老妇人道,“天外飞仙?”她望着他手里的剑,道,“你只看白云城主使过一遍,就能用它来杀我?”
  颜云道,“不错。”
  老妇人道,“既然你能从白云城主手下躲过这一招,我为什么就躲不过?”
  一滴、两滴眼泪顺着颜云的脸颊滴落下来。他的手指握着剑柄,眼神似乎已经凝聚。老妇人的眼睛凝视着他的手指,忽然叹了口气,道,“咳,现在我知道了……那丫头竟然想出那样的办法,她和尤歆飞编了个故事,想要用四万黄金来套我的三十万两黄金。‘龙洞’中的事江湖上虽然无人知晓,但她双腿残废不能走动,当着面难免给我发现,就在一个水池之中,假装是在洗澡,将半截木头雕成双腿的样子浸在水底,模模糊糊的影子想要骗过我的眼睛。那个花满楼,她也不想无辜伤及他。唉,我老眼昏花了,果然被她骗了过去。三十万两黄金给她送去了,当夜她就派人送走。她知道我怎么也想不到你的身上,只要我追察不到黄金的下落,你总是安全的。但她行动不便,迟早被我追到,所以干脆就在那里等我。她手边有一只信鸽,写好了临别给你的话,只要我感觉不对回来找她,就推开窗子,放开鸽子脚上的线。唉,这些都是她双腿断了后整天躺在床上想出的主意。女孩子都是些小傻瓜,她想牺牲了自己来换给你安度下半辈子的钱。但又忍不住想着你,想跟你说最后几句话。……我没有杀她,也没有怪她。”
  她抬起手来,放下了猫,道,“我不杀她,也不怪她,她以为我是在诱她说出来龙去脉,但她怎么不说,我从她腿上的伤口也能看出是‘龙洞’中‘地雷星火’所致。”颜云瞪大双眼,道,“她人呢?”
  老妇人道,“我并没有拘禁她,所以她就走了,不过她一定不会去找你。也许她一辈子也不会去找你。因为她不会让我找到你。我派人去‘龙洞’里查了一查,果然发现‘八爪情龙’和另一个人的尸体。那个人叫甘世佳吧,使的也是一把长剑。”
  颜云的手又握紧了剑柄,他的胸口起伏着。老妇人盯着他的眼睛道,“你也可以认为我是在骗你。我是怕了你的那招‘天外飞仙’。”
  她伸出两根手指,缓缓地竖立起来,道,“你不妨尽量施展‘天外飞仙’,看我接不接得住你这一招。”
  颜云道,“如果你是骗我……”
  老妇人道,“如果我是骗你,就不会叫你放心刺这一剑。”
  她的话还没说完,颜云的声音透过薄薄的嘴唇,“好!”沈诚和阿秋只觉眼前一闪,他的长剑已经出手。只觉一阵寒意迎面扑来,几乎看不清那一招的招式。
  疾风已过,电光已逝。长剑纹丝不动地夹在老妇人的两指之间。
  颜云道,“你……”
  老妇人的手指轻轻离开他的剑身,双臂垂了下去,又将黑猫抱了起来。
  “我在去京城的路上碰巧见到白云城主使出这招‘天外飞仙’,他对面的那个人就用两根手指夹住了他的剑。”
  颜云道,“陆小凤?”
  老妇人脸上露出笑容,道,“不错。我只看他使了一下这招‘灵犀指’,就学会了。”她望着颜云,道,“现在,我们回头去找你的粉色落英?”

分享到:     TOP

最新流行音乐,让你走在音乐前沿!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TOP

礼品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TOP

理想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TOP

幽园馨香,这个名字就好美。

真不错。

不过为什么二三四楼被禁言了呢?

TOP

楼主

定你的贴了。。。。
努力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