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这是我们春节后接到的第一个测量任务,听局长在动员会上说,市政府已很多次与我们局协商尽快展开这个路段“沙改油”的前期工作,局长在讲话时用了很多次“务必、尽快”,我当时有些如今想来有些愧疚的不以为然,在我看来,市政府的屡次协商,只不过是一种变相的施压。

    我们的“依维柯”驶出市区,在省道上以六十迈的速度行驶了大约四十分钟后转入一条小道,我很惊讶公里碑上的标志竟然是一个“X”,这表明这是一条县道,我估计了这条公路的路面宽度大概为六米,也就是说,当两辆车相会时,小心翼翼是司机唯一的心理状态——这是我所见过的最为狭窄的县一级公路。更糟糕的是这条公路的路况,因为前一天下过一点小雨,我们的车在这条路上不停的打滑,而且车底不时的传来“砰砰”的撞击底板声,当我们的车在一片惊呼声中差点滑下路基时,我们的老司机强行将我们所有人员都赶下了车,他说,这么多人在车上,他握方向盘的手会不停的颤抖。

    我们一行十多人只有下车扛着仪器步行前往我们的目的地,从公里碑来判断,我们还需步行五公里。虽然刚刚立春,前一天还下过一点雨,但今天的太阳却有些异常的炎热,肩上扛着沉重的仪器,才走出不到一公里,浑身已是汗如雨下,同行的十多人不约而同的开始了无休止的埋怨,诅咒这天气,更多的是诅咒这里的环境竟然是如此的恶劣;沿途出现在我们眼中的山是光秃秃的,除了一些野生的荼树在阳光下闪耀着点点碧绿,再无一点生气,我们没有见到村庄,更没有见到这条路上驶过任何车辆,我不停的纳闷,如果这山里有人家的话,那他们走出大山只有靠原始的脚力吗?

    当到达目的地时,所有人都不可抑制的显出了疲累。这是一个小镇,镇的名字对于我们这些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来说都有些陌生,镇不大,人也不多,我们的到来吸引了几乎所有人的视线,不出一会儿,身边就已聚集了不少围观的当地百姓,他们用很新奇的目光打量着我们手中的仪器,然后发出种种猜测,当我们告诉他们是来为他们修路的时候,围观的人群竟然发出了如今已很少见的欢呼声,有些孩子甚至跳跃着欢叫~~修路了,修路了,我可以去城里玩了!

    见到这种情景,我们所有的人都微笑,我们心里油然而生一种莫名的愉悦,为我们给他们带来快乐而快乐。

    闻讯赶来的乡长握着我们领队的手不停的摇动着,然后用一种激动的语气说,总算把你们盼来了,终于等到这一天了。然后他指着镇里的房子对我们说,你们看,这镇里的现状就是这样,没有一所像样的房子,年人均收入不到八百元,我们政府也一直努力想改变这种贫穷落后的状况,但是这交通状况成了抑制我们发展的致命问题,我们的农产品运不出去,外面新的生产资料运不进来,而且一到雨季,这里几乎就成了与世隔绝的地带;我们顺着乡长的移动的手指环顾四周,出现在眼中的现状令我们脸上的笑容趋于僵便,心陡然有些沉重起来,我想作为公路人,乡长的话像针刺着我们的心,虽然我们有千万种理由去为自己开脱这种内心的压抑,但我们唯想沉默,去感受那份来自内心的看似没有必要的自责。

    架水平仪、拉尺、打桩,一切都在井然有序的开展;镇上的村民们一直尾随我们身后,争先恐后做着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有位年至花甲的老妪给我们送来了水,说,喝,别渴着了,渴着了你们我们心里内疚;我裂开嘴一笑,想起自己来时一路的埋怨,胸口涌起千般滋味。

    当测到一处弯道,我们怎么努力也不能将设计中的路面中轴线与一处新盖的房屋拉开必需的距离,这令我们有些为难,因为这意味着这幢房子也许将被拆除,我们都知道在农村,一幢房子对于农民来讲代表着什么,也许是一家人一辈子的汗水才堆砌起这一砖一瓦,当地财政的状况又怎能给他太多的补偿。领队的孙工在纸上不停的画来画去,做着反复的计算,他和所有人一样,尽可能的想避免一种结果,一种我们并不想看到的结果。我们的犹豫不前引起了围观村民的注意,有人从那幢中叫出了一个中年汉子,然后在一边不停的耳语着什么。我一直目视着那汉子的表情,我心里滋生出某种害怕,我想着当我们的毛笔在他的墙上写下某个字的时候,当我们轻轻一画就代表着会将他的家园在某天移为平地的时候,他是否会接受这残酷的事实。汉子蹲在地上点燃了一支烟,然后沉默不语了好一会儿。他在我眼中将没有抽完的烟狠狠的往地上一扔,站起身来走到我们面前问,是不是我的房子碍着你们修路了?他的语气有些激动,我不由自主的揪紧了心,我随时准备上前拉开这个激动不已的男人。孙工抬起头望着他点了点头说,也许,在这条路拓宽改造的时候,需要拆除你的房子。男人紧紧的望着孙工,望了好一会儿之后指着身后的房子咬着牙说,只要你们能把路修通,只要我们的乡亲能从这山里走出去,拆了我这房子,我心甘情愿毫无怨言,要想富,先修路呀,我这点损失算得了什么!!!

    我清晰听到了来自身边的热烈掌扬,我站立在那儿久久无语。
   
    我从心里对这个农村的汉子升起了一股崇高的敬意,现在,还有多少人会为了群体利益而毫无怨言干脆利落的牺牲自己,路,一条看似平常的路在某些人的心目中竟然有如此的份量!在这样质朴的人民面前,我们公路人的责任感是不是该从心底里的某个角落来一次彻底的复苏,一条路,一条在我们眼中平淡无奇的公路,上面,究竟连着多少人的梦想和期待改变的命运。
未出土而有节 乃凌云仍虚心

分享到:     TOP

八千里路云和月
路在心上--------------:

TOP

中国的老百姓啊,平凡又伟大。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