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公路文学精华区公告第二十八号(2004.06.07-2004.07.06)

夫妻档、川藏、雨琴同唱还是令六月有路可逃

《夫妻档、川藏、雨琴同唱还是令六月有路可逃》
——公路文学精华区公告第二十八号(2004.06.07-2004.07.06)


六月初至七月初,LWJ等人还在川藏公路上急切地奔走着,最终圆满实现了“一石三鸟”的宏伟目标:1、广泛反映这些“暗角”、边缘地带的交通现状,引起高层和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2、新颖的报道视角,引起众人对《中国公路》杂志整体思维的“不可小觑”,尤其对《中国公路》杂志社某些领导的“不可小觑”。或许,还可以捞一点政治筹码。3、丰富杂志的内容。但同时,他们的“石”也击中了一只“麻雀”:丰富了文学版块。一刹那间,文学版竟成了窥探LWJ等人行踪的工具,它的文化味荡然无存,听到和看到最多的似乎就是四个字:偶像崇拜。
或许,这也属情理之中吧,毕竟,我们的当中缺乏尼采。

可喜的是,琴子和雨柔继续以汹涌澎湃的散文、短诗丰富着论坛,她们的汹涌澎湃并非粗线条地述说,而是细腻、婉约,如江南小令身着碎花小袄,在六月的雨后,款款而来,木屐声和着雨声,声声击耳;同时,沈河也因为论坛个别非理性同志的辞职,再度闪亮出手,一首欲说还休、至今未休的《无路可逃》,丰富了大家对青春的叹惋和回忆。

六月的文字实在太过吝啬,令论坛个别非理性同志急得如热锅之蚁,遂化名“板蓝根”,肆意挑衅,并积极进行自我审视,试图赚点大家的目光——这样的小试牛刀竟然收到了一定效果——他得意忘形,甚至打情骂俏,却忽视了这样的一个事实——第一个响应的竟然是他的夫人,她不甘心他在论坛的某些权威被“板蓝根”逐一消解。
打情骂俏的后果,这里暂且不表。

六月,虽然有这么多的“努力”,却依然黯淡无味,一些优秀的写手在六月的高温下昏昏欲睡,甚至潜水纳凉去了。
悲哉!


比较起来,再评点几篇相对优秀的稿子。如下:

沈河:《无路可逃》
瘦石浅论:
可能作者是搞法律的缘故吧,他的文字很简洁,也很干净、朴素,砍掉了一些芜杂的思想,但往往能写出“要害”。但有的时候,如果读者不是带着欣赏的角度来评析,或者学习,那些“芜杂”反倒是“精华”。这是矛盾。
总体而言,一个关于青春萌动的故事。借用故事里的一段话:该篇小说就象一张棉被,冬天盖在身上很温暖,但是,说不定什么时候,缝被子时拉在棉花里面的一根针就会探出锋芒,狠狠地扎你一下。明眼人都知道棉被里有一根针,但是谁也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扎人。大家要做的,就是睡觉时尽量避免翻身,以免触动它——在丝丝疼痛中重新浏览你的记忆,譬如混乱的初恋。
这根针很冷峻,但不乏幽默。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成熟的针——绵里藏针吧。
http://www.chinahighway.com/forum/showthread.php?threadid=12360

文金:《玩水龙头的男孩》
瘦石浅论:
文金并非是惜文如金之意,而是如何把文字写出“金”来。
他的文字很精细,描述的意境本是生活之常态,但往往却化常为金——经过他的描述后,常态竟离我们有了点距离,距离便产生了美。
细微之处显文字功底,该篇应属 “邮票”类散文(小说)。
http://www.chinahighway.com/forum/showthread.php?threadid=12437

琴子:《珍爱生命》等
瘦石浅论:
琴子的系列文章不用赘述,不用赘评。
这是一个将文字纳入生命中的女子,生命不息,文字不息。
不息的人必然会有不斐的收获。

比较外界的纯文学论坛,我们的文字的确很稚嫩,也容易引起他人的嘲讽。
但文字寄托着我们的理想——更俗气一点,它点缀了日常生活。
干吗要理会呢?干吗不积极学习、提升自己呢?
有文字的生活必然情味四溢。
任尔东西南北风,吾自发奋经营文。
姑苏应笑  瘦立乾坤  石破混沌  表里俱澄澈
李门知耻  海纳百川  峰邀北斗  万象为宾客

分享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