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本帖已经被作者加入个人空间




  诗路



蜗居斗室,

没有山水田园的历程,
思想只会撞向钢筋水泥墙壁,
发出一声声凄厉的嘶吼,
晕头转向,
写诗成为妄想。
走出灰尘包裹着的混凝土丛林,
去看大自然,
空气纯净,
呼吸畅快,
绿色充盈,
会采收欢乐,
复归性灵。


  诗材



书中的自然是想象,

眼中的自然被兴奋的触角触及,
变得崇高伟大,
且触手可得,
花鸟鱼虫,
飞禽走兽,
清风雨露,
林溪滑石,
比城市公园里浓缩的假山死水更为原生态。
比那里的动植物自由生机,
适宜写生,
更宜留影。
走进包容万物的大山深处,
才知勾心斗角的城市的喧闹狭隘,
继而望峰息心。
步入清溪流淌的林间小路,
方晓城市的承受无数汽车行人奔忙不息的重载道路
没有依山傍水,
远离天然氧吧,
继而窥谷忘返。
回到城市,
才有写诗的素材。


  诗心



源自好山喜水。

溪石清润不虚行,
短诗长歌和鸟鸣。
有待静听溪轻语,
零花飘萍思旧情。


  诗情


源自登顶人为峰。

山峭路曲慎行慢,
鞋板穿破成笑谈。
登顶望野我为峰,
天高地远有何难。


  诗由



山水只是自造的山水,

心造的山水却要以此为观照,
才得以胸涌澎湃,
气势巍峨。
壮思高峰长河,
细想深谷浅溪,
远望意境如画,
近观鸟雀怡情。
自然的景色五彩斑斓,
活力奔腾,
给人以观照的素材,
不必熟思自清吟哦,
极致思飞,
比斗室苦闷彷徨,
瞎思臆想,
无处释放,
要感受美好,
环境优越。
虽然愤怒出诗人,
可也不能做困狮圈狼,
任之猛撞烈吼,
张牙舞爪,
不出牢笼,
是难以发挥其凶猛属性的,
久而久之就会被弱化。
一个写诗的人打开门,
与别人谈话闲聊有素材,
当然可以因之下笔如梭,
死水微澜,
若不和外界保持联系,
恐怕不仅望不见蓝天,
难以舒展身体,
紧闭的心灵在乱堆弃的物件中混杂无头绪,
犹若监牢,
何以成诗。


  诗类



诗不是神经症换取的抚慰,

也不是绝望时得到的福音,
更不是脑残的竭力宣泄。
它应是常人智者的性灵杰作,
是不颠不狂却装成怪异的一种艺术创作途径。
诗本健康,
颓废不是它的主调,。
诗本睿智,
混乱不是它的朦胧。
诗本高尚,
畏缩不是它的气血。
诗本风趣,
死板不是它的面目。
诗本有诗情诗意,
与人也有相同之处,
健康睿智高尚风趣,
这才是有价值的人,,
这些人才会写出有价值的诗。


  诗性



诗田笔耕多苦难,

惟有诗人滴血汗。
掏心挖肺送知音,
可知为它把魂断。


  诗命



诗不会死亡,

只要有诗人活着。
诗不会打入冷宫,
只要诗人健康久远。
当诗腹中空空明显饥饿营养不良时,
诗人是该多多品尝生活的真滋味了。


  诗尾



诗是一种宗教,

更是一种人学,
二者融为一体即是有质量的诗。
诗难写却易学,
抱着诗书啃上一个非常滋润的下午,
真的要经过
读熟了看透了研精了三个阶段。
钻寻其结构脉络,
是从哪儿说到哪儿的,
初始怎样开头,
中间怎样铺陈
结尾怎样收拢。
相互之间怎样联结。
观察其语言风格,
是朦胧型的,
还是直抒型的。
是貌似错句,
还是简单明了。
是激昂澎湃,
还是静若处子。
都得分清看明,
得出个规律道理。
是怎样摆弄词句表述意思,
即是懂得语言运用的诗意。
靠什么方式从完整语句走到分裂语句,
即是抓住语言变奏的节点。
抓住其情感主线,
作者感情在诗的结构脉络和语言风格中皆有表露,
从悲愤至乐观,
还是从欢悦至心酸。
是从淡定至激动,
还是从慌忙至寂静。
这些都要清楚掌握,
才能把诗的意思明白,
把诗的味道品味,
自己也会依照这样的味道来烹调诗,
模仿也是策略,
只要不是全盘照搬,
吸收语汇采纳气质就是进步。



[ 本帖最后由 逸鸥 于 2013-1-29 20:26 编辑 ]

分享到:     TOP

擅自代为编辑了一下。不知道是否合乎楼主原意。问候。
企图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让蒙尘的心灵死灰复燃!

TOP

谢谢斑竹,我就是这样写的。

TOP

谢谢版主,问好!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