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三个幸运的矿工

三个幸运的矿工

◆三个幸运的矿工      
   
三个幸运的矿工
谈论小煤窑刚刚发生的一场矿难
甲说多亏昨夜下大雨没去上班
乙说死了十七个
政府又得搞整顿了
起码半年没班上
丙说这下煤老板要倒大霉了
说到要给每个遇难者
赔几十万块钱的时候
突然都不作声了


◆爸爸

禾坪上,苦楝树下
四个留守儿童玩过家家
妈妈给年纪最大的女孩当
爸爸给唯一的男孩当
他们刚刚商量好
那个蹒跚学步的小女孩
就扑了上去
紧紧抱着男孩的腰
喊了一声:爸爸


◆余生

一个昨天刚刚死去的人
今天打来电话。大白天的
接通后
那边传来幽幽的声音:
请明晚七点参加追悼会
我是他弟,这张卡上
还有余额。


◆江南

我说的江南
无关唐诗宋词,无关明清艳情小说
我说的江,是一条穿过两个村子的江
南村绿油油一片,出瓜果出时蔬
我在北村,北村黑溜溜一片
出煤炭,出事故


◆开往天堂的火车

把手机横着看
画面上的平原
立马变成了绝壁

竖立的单线铁路
仿佛依附在绝壁上的天梯

一列老式火车
呼哧呼哧呼哧呼哧
喘着粗气往天上爬
仿佛要从这悲伤的人间逃离


◆圈

他遇到局领导
就会双手递上一支和天下
遇到局里的中层干部
就会单手递上
一支软芙,有时候是蓝芙
遇到下面的施工员
就会隔空扔过去一支精白沙
有时候是黄芙
他对手下的民工,一视同仁
只发清一色的软白沙
他是一个包工头
常年承包局里的工程
我佩服他
这么多年来,伸进裤兜的手
从来没有把香烟掏错过


◆附近的人

外面下着雨
我躺在病床上
打开微信
寻找附近的人
发现五百米内
有很多人的所在地
标注着
北京
河北
河南
湖北
广东
香港
澳门
还有几个
标注的是外文
我所在的城市
是湖南的一个小县
我住的医院附近
有一条京珠高速公路
我觉得这些人
都是风雨兼程
从五湖四海
世界各地
赶来
看望我的


◆喊错名字

我们这
一直把杜鹃
喊喇叭花
直到今天中午
才被诗友告知
喇叭花是牵牛花
想起我的祖祖辈辈
把一朵花
喊错这么多年
我就感到好笑
可是转念一想
这有什么关系呢
一个名字而已
只要他们高兴
也可以把杜鹃
喊铜锣花
或者别的什么花
想着想着
我就想起那年冬天
外婆临终前
躺在床上
眼睛半闭
拉着我的手
喊着
弟弟的名字


◆门前柳

门前
没有柳树
从前没有
现在也没有
压根就没有
只有两棵
桃树
年年三月
开桃花


◆幻觉
   
电梯下到第17层
进来两个人
他们扫视一圈后
咬着耳朵说起悄悄话
其中一个说
要想尽一切办法
鼓动这些爷爷奶奶买产品
另外一个则迅速偷看一眼对面
假装盯着楼层显示屏的我
然后表情严肃地纠正
不能说鼓动
要说发动
他们神神秘秘的样子
让我联想电影里
两个秘密串联发动暴动的革命者
甚至让我怀疑
我就是电影里
那个躲在人群中
偷听情报的特务


◆天空

有一天
他突然仰面朝天
倒在地上
想爬起来
又使不出力气翻身
干脆就躺着
看天空
天气真好啊
湛蓝的天空飘着
还像小时候看到的一样
洁白的白云
啊,天空如此美丽
他发现自己
有几十年没有
仰起头来
这样看天空了

[ 本帖最后由 逸鸥 于 2018-6-20 15:58 编辑 ]
企图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让蒙尘的心灵死灰复燃!

分享到:     TOP

好久没来了.........
企图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让蒙尘的心灵死灰复燃!

TOP

欣赏了,很有深度的一组诗歌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