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倡议:请在这里跟贴,发上你所知道的涉路典型案例。

本帖已经被作者加入个人空间

终审判决理清清障责任

施工残留乱石堆引发交通事故,人身伤害赔偿该谁承担?终审判决理清清障责任

  时间:2007/01/30    来源:中国交通报    作者:

       2006年12月6日,山东省日照市中级人民法院就刘某与莒县某乡人民政府、莒县交通局人身损害赔偿纠纷一案作出终审判决:由于交通部门没有清除公路障碍的法定义务,莒县交通局不承担民事责任,由莒县某乡人民政府承担赔偿责任。这起历时近两年的民事责任纠纷终于画上了句号。
祸起乱石堆

        2005年1月5日晚19时许,原告刘某驾驶摩托车沿日东公路由北向南行驶至莒县库山乡石城村南路口处时,一辆车迎面驶来,会车时刘某撞在道路西侧的乱石堆上并导致受伤,车辆也因此受损。调查表明,该石堆为莒县某乡建筑工程公司施工时所留,事发时,石堆上未设警示标志。

        事故发生后,刘某为治伤花掉医疗费5957.9元,他于是将莒县某乡人民政府和莒县交通局告上莒县人民法院,要求赔偿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等损失共6946.3元。

一审交通局不担责

        莒县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莒县交通局虽是公路管理部门,但根据《公路法》规定,其职责是保护公路路产路权,不让公路遭到毁损而导致通行困难或交通中断;且根据《国务院关于改革道路交通管理体制的通知》和山东省交通厅、山东省公安厅《关于改革道路交通管理体制交接事项的协议书》之规定,路障管理以及交通标志等安全设施不属于交通局的管理范围,故莒县交通局没有清除公路路障的法定义务,依法不承担赔偿责任。莒县交通局已将涉案路段的整修工程发包给莒县某乡建筑工程公司,该公司作为施工人,在路面上留有石堆且未设置明显警示标志,导致本次事故的发生,莒县某乡建筑工程公司应承担赔偿责任。因该公司已被注销,故应由撤销该公司的莒县某乡人民政府承担赔偿责任。

        2006年7月10日,法院判决,被告莒县某乡人民政府赔偿原告4504.96元,其余由原告自行承担,驳回刘某对莒县交通局的诉讼请求。

终审维持原判

        然而,莒县某乡人民政府不服法院判决,向日照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改判上诉人不承担本案的赔偿责任。其理由主要是按照产权承担责任划分的原则,上诉人开办的莒县某乡建筑工程公司已与莒县交通局签订了竣工交接协议,路权归属莒县交通局,刘某驾车受伤亦不应由上诉人承担赔偿责任。  

        日照市中级人民法院在2006年11月30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法院最后认定:原审法院根据刘某驾车受伤与原莒县某乡建筑工程公司的施工行为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并据此判决由上诉人莒县某乡人民政府承担赔偿责任,符合法律规定。上诉人关于建筑工程公司已与莒县交通局签订了竣工交接协议,因此不应由其承担赔偿责任的上诉主张,由于提供的证据不能支持该观点成立,法院不予支持。

        故此,日照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

刘维高 刘苗苗

□相关链接

两起路障引发的诉讼

        1.2005年,湖南省宁乡县范某驾驶一辆两轮摩托车带其妻,行至319国道宁乡县鲁家桥时与倒在路面上的一堆黄土相撞,双双受伤。夫妇二人将宁乡县公路局告上法庭。宁乡县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宁乡县公路局应赔偿原告经济损失15000元。宁乡县公路局不服,向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二审法官最终撤销一审判决,驳回一审原告的诉讼请求。

        2.2006年,湖北省南漳县村民宋某,白天驾驶一辆摩托车撞到村民罗某堆放在路面上的砂石而摔倒死亡。事后,宋某家人以罗某在公路上堆砂违法,县交通局、公路局没有履行管理责任为由,向当地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三被告共同赔偿经济损失115216元。法庭审理后判决县交通局、公路局承担30%的赔偿责任和连带赔偿责任。

关于路障的相关规定

     《公路法》第七十条规定,交通主管部门、公路管理机构负有管理和保护公路的责任,有权检查、制止各种侵占、损坏公路、公路用地、公路附属设施及其他违反本法规定的行为。

    《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一百零四条规定,未经批准,擅自挖掘道路、占用道路施工或者从事其他影响道路交通安全活动的,由道路主管部门责令停止违法行为,并恢复原状,可以依法给予罚款;致使通行的人员、车辆及其他财产遭受损失的,依法承担赔偿责任。

        山东省《关于改革道路交通管理体制交接事项的协议书》第六条规定,公安部门负责路障(包括:堆积物料、堆物作业、打场晒粮、摆摊设点、集市贸易、违章建筑、路面积雪等)的清除和管理以及交通标志、标线等安全设施的设置与管理。


[ 本帖最后由 律师 于 2007-3-7 17:50 编辑 ]
服务公路,振兴公路。
湖北兴路律师事务所网址:http://www.xinglulawyer.com/

TOP

“2.2006年,湖北省南漳县村民宋某,白天驾驶一辆摩托车撞到村民罗某堆放在路面上的砂石而摔倒死亡。事后,宋某家人以罗某在公路上堆砂违法,县交通局、公路局没有履行管理责任为由,向当地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三被告共同赔偿经济损失115216元。法庭审理后判决县交通局、公路局承担30%的赔偿责任和连带赔偿责任。”

又是南漳的。
建议此案如果已经过了上诉期限,就申请再审。
服务公路,振兴公路。
湖北兴路律师事务所网址:http://www.xinglulawyer.com/

TOP

一养路工惨遭车祸 法院支持“同命同价”

养路工惨遭车祸 法院支持“同命同价”

  时间:2006/12/28   来自中国交通报   

  
    一场车祸,让家住浙江省平阳县的51岁的陈某不幸丧生。陈某的户口是农村户口,随妻子郑某在平阳、苍南等公路养护站干了23年家属工,妻子的全国劳模奖章里有他的一半功劳。陈某的丧亡赔偿金该按农村居民标准赔付,还是按城市人口标准来赔?面对约20万元的赔偿差距,受害者家属与肇事者及投保第三者责任险的保险公司最终对簿公堂。

    近期,平阳县人民法院支持陈某家人提出的按城镇居民标准的赔偿请求,向“同命不同价”说不,引起公众广泛反响。  

养路工斑马线上惨遭车祸

    2006年6月10日19时50分许,陈某在村边散步,行至萧江镇世纪大道凤共村路段的人行斑马线时,被一辆从龙港驶往灵溪的轿车撞倒,轿车在慌张中驶过一段距离才停住。就在这时,一辆重型自卸货车从龙港驶往桃源,经事故路段时,发现村民举手示意停车,驾驶员以为村民要求搭乘便车,便继续行进,当发现躺在路面的陈某后,紧急制动已经来不及了,结果货车左前轮无情地碾过陈某左腿,再次造成陈某受伤。在送往平阳县人民医院抢救后,陈某终因颅脑严重损伤、左下肢严重挫压伤,导致呼吸循环衰竭于次日凌晨死亡。

    车祸发生后,平阳县交警部门作出了“交巡认字[2006]315号”交通事故认定。认定两车驾驶员林某、钟某负事故同等责任,死者陈某不负事故责任。

按城镇人口标准赔偿还是按农村人口标准赔偿?

    今年7月6日,受害者家属把车主林某、黄某与两车主投保第三者责任险的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温州市分公司(以下简称“中财保”)、中华联合财产保险公司平阳县支公司(以下简称“中联财保”)告上法庭。平阳县人民法院立案受理后,于9月12日公开开庭审理此案。

    法庭在庭审、辩论时,主要围绕受害者陈某的赔偿是按城镇居民标准还是按农民赔偿标准这一焦点展开。

    为了证明陈某的家属工身份,证人、原灵溪公路站站长李运通以及曾经与陈某一起上班的证人陈瑞七、雷祖治等相继出庭,证实陈某先后在多个公路站从事公路养护工作直至出事时的事实。原告还向法庭提供了苍南县公路管理段证明材料、陈某从苍南县公路管理段领取工资的领款收据等证据。

    被告辩称,陈某从苍南县公路管理段领取工资的领款收据等证据,只能证明陈某与苍南公路管理段是工作关系,不能证明陈某的户口是城镇户口。因此,陈某的丧亡赔偿金应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29条规定进行赔偿,即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的标准,按20年计算,而不是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标准赔偿。

按城镇人口标准赔偿

    “赔偿权利人身份是以户籍登记为准还是以其常居住地为准?”倘若判陈某按农村居民丧亡赔偿标准赔付,这就意味着减少陈某约20万元的赔偿金,这可不是笔小数目。  

    平阳县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受害者陈某虽为农业户口,但自1983年成为苍南县公路管理段一名家属工后,长期居住城镇,有固定的工资收入,其收入和消费水平已与城镇居民相当,死者的死亡赔偿金可比照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标准计算,丧葬费按2005年度城镇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计算。最终,该法院作出裁定:由被告根据所承担的责任分别赔偿原告死亡赔偿金及交通费、抚养费等合计人民币384774.1元。

    截至发稿,判决的上诉期限已过,四被告均未提起上诉,目前该案已进入执行阶段。
服务公路,振兴公路。
湖北兴路律师事务所网址:http://www.xinglulawyer.com/

TOP

引用:
原帖由 律师 于 2007-3-7 17:59 发表
一养路工惨遭车祸 法院支持“同命同价”

  时间:2006/12/28   来自中国交通报   

  
    一场车祸,让家住浙江省平阳县的51岁的陈某不幸丧生。陈某的户口是农村户口,随妻子郑某在平阳、苍南等公路养 ...
其实最高院早就有精神,按该精神,城镇居民和农村居民之间的划分并不按户口是否是农业或非农业户口,而是按住所地、经常居住地、收入来源等等因素来确定是否是城镇居民或农村居民。

附: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
关于经常居住地在城镇的农村居民因交通事故伤亡如何计算赔偿费用的复函

(2005)民他字第25号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你院《关于罗金会等五人与云南昭通交通运输集团公司旅客运输合同纠纷一案所涉法律理解及适用问题的请示》收悉。经研究,答复如下:人身损害赔偿案件中,残疾赔偿金、死亡赔偿金和被扶养人生活费的计算,应当根据案件的实际情况,结合受害人住所地、经常居住地等因素,确定适用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人均消费性支出)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的标准。本案中,受害人唐顺亮虽然农村户口,但在城市经商、居住,其经常居住地和主要收入来源地均为城市,有关损害赔偿费用应当根据当地城镇居民的相关标准计算。

注:2006年5月27日,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印发该复函予全国各地高级法院,参照适用。


[ 本帖最后由 律师 于 2007-3-7 18:14 编辑 ]
服务公路,振兴公路。
湖北兴路律师事务所网址:http://www.xinglulawyer.com/

TOP

庞标与华北高速公司服务合同纠纷一案

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05)大民初字第4274



原告庞标,19631029出生,汉族,北京市XX律师事务所律师,住址XXXXXX

委托代理人周义发,北京市京华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杨仲凯,天津明扬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华北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宏达北路10号。

法定代表人刘长宽,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袁胜华,北京市星河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舒志强,男,1960726出生,汉族,华北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监控中心主任,住址XXXXXXX

原告庞标与被告华北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北高速公司)服务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由代理审判员王国生独任审判,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庞标及其委托代理人周义发、杨仲凯,被告华北高速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袁胜华、舒志强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庞标诉称,20054141903,我驾驶轿车从北京经由被告华北高速公司管理的京津塘高速公路到天津,从大羊坊入口领取通行卡后进入京津塘高速公路。此时,高速入口处的工作任人员正常放行,并没有告知这时候在距离大羊坊收费站17公里处已经出现了交通事故。我进入高速公路后刚刚行驶不到3公里车就被堵住,被堵整整一个小时后,车才得以勉强行驶。我于当晚2040分才到达杨村出口,使得大约70公里的路程走了整整1小时40分钟。在出口处,我对被告照旧收取车辆通行费25元提出质疑,但被告工作人员答复无论堵多长时间都照常收费,不交费不能通行。我只得交纳了25元的通行费。在收费问题上,原被告双方处于平等的合同关系,高速公路上发生堵车或者由于其他原因,使高速公路不能提供本应提供的高速行驶条件时,高速公司就应在入口处及时告知,并免除或减少收费。目前被告华北高速公司通常做法是无论什么原因,只要车辆驶入高速路就需要交费,完全不顾高速路是否能够提供高速行驶的条件,无疑是一种无任何平等可言的霸王条款。

另外,被告华北高速公司在其通行卡上明显标明偿还贷款,查看其公示的收费公告,却发现其收费用途为经营。究竟是收费还贷,还是经营性收费,作为提供涉及公共利益的格式合同的一方,被告华北高速公司有义务做出相应解释,不应引起合同他方误解。如属合法经营,则应去除还贷字样,如确有还贷因素,则应明确解释收费用途。要求被告华北高速公司返还车俩通行费25元的50%12.5元;被告华北高速公司对发放的车辆通行卡上标注的偿还贷款的声明予以解释,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被告华北高速公司辩称,堵路的原因系交通事故,与我公司无关。200541418左右,京津塘高速公路出京方向17公里处,一辆大货车侧翻入路口侧边沟,北京市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朝阳交通支队高速路队(以下简称:高速路队)做出简易程序处理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大货车司机负全部责任,承担交通事故损失费100%。交通事故发生后,为确保吊车吊装时过往车辆安全,执勤民警做出了断路决定,最终导致了京津塘高速公路临时性交通管制,车辆被堵现象。我公司作为与本次交通事故发生无任何关系的第三方,对本次交通事故不能预见、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属于明显的不可抗力客观因素,根据民法通则相关规定,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或者造成他人损害的,不承担民事责任。交警随后的断路决定更是行政管制性质的执法行为,我公司必须遵守并予以配合。因此本案中,对于京津塘高速公路的车辆拥堵,我公司无任何过错。再有,根据我公司工作记录,当日1825分左右,高速路队来电通知出京17公里发生事故,要求分布事故信息,我公司按要求在马驹桥服务区出京方向(距事故地点约5公里处)的情报板上发布了“前方5公里事故”和“保持行车距离、注意交通安全”的信息,并随后电话通知北京人民广播电台交通台,交通台于1848分左右对此信息进行了广播,并于5分钟后进行了重播。1910分左右,我公司接到高速路队通知,事故正在准备吊装,需断路20分钟,要求发布断路信息,我公司又按要求在马驹桥服务区出京方向的情报板上发布了“前方5公里事故”和“前方事故禁行”的信息。原告庞标进入大羊坊收费站时间是1903分,此时我公司并未接到民警的断路通知,当值收费发卡人员也无法对进入车辆提示前方交通管制。其次根据该时间段道路车辆检测器所采集的出京方向数据显示,当时由大羊坊收费站入口至马驹桥出口处,车辆行驶速度正常,并无拥堵现象,根据交通台广播和情报板提示,原告庞标完全有条件在前方马驹桥出口驶离高速公路,选择其他出行线路。还有,原告庞标所述事实与客观事实严重不符,其并没有向收费人员提出过减半收费的要求;自大羊坊入口3公里处,当时并没有堵车现象发生;原告庞标车辆实际被堵时间远少于1个小时。根据《收费公路管理条例》的有关规定,京津塘高速公路属于公路收费范畴,通行车辆应需交纳必要的车辆通行费用。根据《国家计委关于调整京津塘高速公路通行费用标准的通知》,京津塘高速公路收费标准由政府有关部门制定,不经法定程序不允许有任意更改。原告庞标提出少交或返还部分车辆通行费的要求没有提供任何法律依据。

我公司在通行卡上所印的图像、文字属公司经营行为。京津塘高速公路是我国第一批利用世界银行贷款修建的高速公路,根据1987年签订的贷款协定及相关协定,贷款期限为20年。1999年,我公司以京津塘高速公路作为主营资产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具有经营性质。根据以上两点,京津塘高速公路同时具有偿还贷款和经营两种性质,二者并不矛盾。

综上所述,我公司多年来尽职尽责的承担着京津塘高速公路的养护义务与管理工作,对于本次交通事故所引起的道路拥堵,无任何过错可言,故要求驳回原告庞标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被告华北高速公司系京津塘高速公路的运营管理单位。20054141903,原告庞标驾驶轿车从大羊坊入口领取通行卡后进入京津塘高速公路,因公路上发生交通事故,原告庞标车辆受堵,后于同日2040分到达杨村出口,交纳了车辆通行费25元。经查,同日18时许,京津塘高速公路出京方向17公里处,一辆大货车侧翻入路右侧边沟内。高速路队于同日1825分左右向被告华北高速公司通报事故情况并要求利用电子情报板发布事故信息,北京人民广播电台交通台于当晚184844秒播出了“京津塘高速,出京方向17公里处,受事故影响,车辆行驶缓慢”的内容,并于约五分钟后重播一次。1910分,因清理事故车辆,高速路队再次电话通知被告华北高速公司在出京方向马驹桥生活区利用情报板发布“前方事故、道路封闭”的路况信息。同日1940分事故车辆清理完毕,交通恢复放行。被告华北高速公路在马驹桥生活区发布了事故的交通管制警示信息。另查,被告华北高速公司的车辆通行卡上标明偿还贷款的内容,收费公告中标明收费用途为经营。京津塘高速公路收费标准系按照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计价格[1998]2161号国家计委关于调整京津塘高速公路通行费收费标准的通知制定。上述事实,有双方当事人陈述,车辆通行卡,车辆通信费发票,收费公告,高速路队说明材料,北京人民广播电台交通台证明,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文件等证据材料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原告庞标驶入京津塘高速公路并交纳了通行费,其与被告华北高速公司之间已形成服务合同关系,双方均应享有和承担由此产生的权利和义务。原告庞标选择京津塘高速公路通行,视为其与被告华北高速公司之间已达成合意,原告庞标应按照政府物价部门制定的收费标准交纳高速公路通行费用,被告华北高速公司有权按相应标准收取通行费用,并有义务提供符合高速公路标准的路况。本案中造成车辆拥堵的原因系因发生交通事故这种不确定因素引起,被告华北高速公司在事故发生后按照交通管理部门的指示采取了措施,发布了交通管制警示信息,对造成车辆拥堵的事实主观上没有过错。另外,京津塘高速公路收费标准系按照政府物价部门关于调整京津塘高速公路通行费收费标准的通知制定,不经法定程序不能任意更改。因此,原告庞标要求返还车辆通行费12.5元的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告庞标要求被告华北高速公司对发放的车辆通行卡上标注的偿还贷款的声明予以解释,不是该服务合同的调整范畴,且被告华北高速公司在庭审过程中对此亦已做出相关解释,故对该项请求本院亦不予支持。据此,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庞标的诉讼请求。

诉讼费用五十元,由原告庞标负担(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五十元,上诉于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如在上诉期满后七内内未交纳上诉案件收理费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代理审判员王国生           



00五年七月二十六日        



书记员张冰   



[ 本帖最后由 游手 于 2007-3-11 11:18 编辑 ]
http://www.jt.xiaoshan.gov.cn/ 
http://weibo.com/xiaoshanjiaotong

TOP

原告骨折本案公路管理处是否应当承担责任

原告骨折本案公路管理处是否应当承担责任

                                作者:吴洲平  发布时间:2006-11-02 19:16:26
       【案例】
       某市某环保工程公司就官丰公路(由市公路管理处负责管理、养护)沿线绿化带等土方工程中标后,于2005年6月18日组织人力进行施工。期间因存在没有施工标志和路面有堆积物等安全隐患,市公路管理处发现情况后,于2005年7月5日向施工队发出整改通知,要求“立即设立施工安全标志,派人随时清除路面堆积物。”当天晚上8时30分许,陈某驾驶二轮摩托车由官林返回南庄村途经施工路段时,撞到路面尚未清除的一小堆土后摩托车翻倒,造成陈某股骨骨折。后经医院治疗,共花去医疗费2万余元。
    2006年7月29日,陈某提起诉讼,要求环保工程公司和公路管理处连带赔偿医疗费、误工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抚慰金等合计7万余元。
     【分歧】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对环保工程公司在施工中,违反公路法及其相关法规规定,将泥土堆积物撒落在公路上,致使原告受伤,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陈某对路面情况疏于观察,对于损害的发生也有一定过错,可以适当减轻侵害人的责任——没有争议,但对公路管理处是否应当承担责任及应当承担何种责任,有两种不同意见:
     第一种观点认为,公路管理处对事发地段的公路疏于管理,未将路面上撒落的堆积物及时清除,致使原告遭受损害,具有明显过错,属行政不作为,应承担行政赔偿责任,而非民事责任。因此,原告对公路管理处的起诉,不属于民事诉讼受案范围,应予驳回。      第二种观点认为,公路管理处疏于管理的行为确属行政不作为,但根据民法通则第121条规定:“国家机关或者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在执行职务中,侵犯公民、法人的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本案可以作为民事侵权赔偿案件处理,但公路管理处提供的证据证明,其已经履行法律规定的义务,没有过错,不必承担民事侵权责任。
     第三种观点认为,本案可以作为民事侵权赔偿案件处理,公路管理处发现公路上有撒落的堆积物未及时清除,即表明其疏于管理和养护,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评析】
       笔者同意第三种意见,理由如下:
      1、我国现有法律未将公共设施管理瑕疵的赔偿责任归于国家赔偿责任
       公共设施,是指由各级政府或公共团体设置和管理,以供社会公众利益为目的的基础设施,包括公路、铁路、机场、桥梁、港口、通讯、水利工程、城市供排水、供气、供电、废弃物的处理等设施。 公路主管部门和其授权的公路管理机构,负责管理和保护公路、公路用地和公路设施,有权查处各种违章利用、侵占、污染、毁坏路产的行为,其管理行为是行使行政权力的行为。公路管理部门因对公路维护不周、疏于养护而致人损害,理论上为行政不作为,应由国家承担赔偿责任。但是,国家立法机关人士明确指出①,考虑到国家赔偿制度在我国还是比较新鲜的事,缺乏经验积累,因而国家赔偿法不能将赔偿范围铺得太大。公共设施致人损害的,通过民事途径解决已经有多年的历史,不归入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违法行使职权致人损害的范围,受害人可以沿袭惯例,依照民法通则的有关规定,向经营管理该设施的有关机关和企事业单位要求赔偿,不适用国家赔偿。
      2、公路管理部门疏于管理和养护致人损害的,应承担民事侵权责任
      公路法规定,公路管理机构应当按照国务院交通主管部门规定的技术规范和操作规程对公路进行养护,保证公路经常处于良好的技术状态,依法对有关公路的法律、法规执行情况进行监督检查。《公路养护技术规范》规定,各种路面应定期清扫,及时清除杂物,以保持路面和环境的清洁。本案中,尽管公路管理处于事发当日,就环保工程公司施工中未将撒落公路路面上的泥土堆积物及时清理,影响了公路的平整与通行的违反行为发出整改通知,责令限期纠正,尽到了监督、检查的责任,但在环保工程公司的违法行为未纠正前,公路管理处应当并且能够将路面障碍物及时清除却疏于养护、未能恪尽防止或者制止之责,违反了法律规定,依法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因原告遭受的损害,主要由于环保工程公司在施工中违反公路法规定和自己疏于注意所致,而公路管理处一经发现环保工程公司的违法行为即作出整改通知,只是未能彻底尽到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因此过错相对较小。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规定:“从事住宿、餐饮、娱乐等经营活动或者其他社会活动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组织,未尽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致使他人遭受人身损害,赔偿权利人请求其承担相应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因第三人侵权导致损害结果发生的,由实施侵权行为的第三人承担赔偿责任。安全保障义务人有过错的,应当在其能够防止或者制止损害的范围内承担相应的补充赔偿责任。安全保障义务人承担责任后,可以向第三人追偿。”公路管理处应当承担相应的补充赔偿责任(按10%—20%确定应比较合理)。当然公路管理处承担责任后,可以向环保工程公司追偿。
                    (作者单位:江苏省宜兴市人民法院官林法庭)



[ 本帖最后由 游手 于 2007-3-11 21:54 编辑 ]
http://www.jt.xiaoshan.gov.cn/ 
http://weibo.com/xiaoshanjiaotong

TOP

看过,非常不错。很有警示意义!

TOP

居民国道旁钓鱼被电死 公路局赔偿

戴泽瀚 后晓健 陈志强

       中国法院网讯   熊某某在国道旁的池塘钓鱼,因鱼竿不慎碰到变压器而触电身亡,熊某某的亲属将公路局和供电公司告上了法庭。3月28日,安徽省泾县人民法院对这起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作出一审判决,被告宣城市公路管理局在30日内赔偿原告朱云霞等各项经济损失8.06万余元,被告安徽电力泾县供电有限责任公司不承担责任。

       2006年9月14日9时许,泾县泾川镇居民熊某某与妻子朱云霞等人来到205国道泾县段收费站附近的池塘钓鱼。该塘的北侧有一10KV变压器。熊某某在变压器西侧围墙靠池塘端缺口处蹲下安装钓线及鱼饵后,持鱼竿站起时,鱼竿不慎碰到变压器上西侧高压桩头扎线处,致熊某某遭电击身亡。因赔偿事项协商未果,熊某某的妻子朱云霞、女儿熊诗雨、父亲熊树生、母亲高素琴共同以宣城市公路管理局、安徽电力泾县供电有限责任公司为被告诉至法院。
       经查,该变压器产权归被告宣城市公路局下属机构205国道泾县段收费站所有,平台上未设置安全标志。供电方系被告安徽电力泾县供电有限责任公司。2003年7月16日,收费站与供电公司签订供用电合同,约定了双方维护管理责任的分界点。根据该约定,熊某某遭电击的变压器由收费站维护管理。
        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公路局应承担赔偿责任。熊某某在电力保护区内从事垂钓活动,自身疏于安全注意义务,具有重大过失,应减轻电力设施所有权人被告公路局的责任。被告供电公司对熊某某触电的电力设施不负有管理义务,不承担赔偿责任。   

来源:中国法院网

http://www.jt.xiaoshan.gov.cn/ 
http://weibo.com/xiaoshanjiaotong

TOP

    楼上帖子的标题吓了我一跳,我还以为是因为电线跨越公路或者电杆栽设在路边电死人了导致公路部门当被告的呢.
http://blog.9811.com.cn/index.php/44958

TOP

呵呵,我也纳闷。原来公路局赔偿也是新闻的一个亮点。记者似乎有种幸灾乐祸的感觉。
服务公路,振兴公路。
湖北兴路律师事务所网址:http://www.xinglulawyer.com/

TOP

引用:
原帖由 游手 于 2007-4-2 10:28 发表
居民国道旁钓鱼被电死 公路局赔偿戴泽瀚 后晓健 陈志强       中国法院网讯   熊某某在国道旁的池塘钓鱼,因鱼竿不慎碰到变压器而触电身亡,熊某某的亲属将公路局和供电公司告上了法庭。3月28日,安徽省泾县人民 ...
似乎公路局赔偿就增加了文章的吸引力。瞎拟标题。给人误导。

[ 本帖最后由 twg0095 于 2007-4-20 08:57 编辑 ]
⌒╮⌒╮ ╭⌒╮⌒╮.╮╮
│田︱田 田|   
╬╬╬╬╬╬

TOP

未设限载标志致桥毁人亡 镇政府被判赔12万多元

未设限载标志致桥毁人亡 镇政府被判赔12万多元
王骏勇

  因未在桥头设立限载标志,导致运输车辆压断桥面车毁人亡,这起民事赔偿案件日前由江苏省大丰市人民法院审理,这座桥梁的管理者某镇政府被判赔偿死者家属12万多元。
  2006年3月的一天,雇主杨某雇请吴某、丁某运送黄豆给买主。吴某驾驶严重超载且未定期进行安全技术检验的机动车,在通过大丰市一桥梁时压断桥面水泥板翻入河中,车上杨某、吴某、丁某3人均溺水身亡。后死者亲属向法院提起民事赔偿诉讼。
  法院审理认为,作为桥梁的管理者,某镇政府未在桥梁两端设置限载警示标志,未尽到管理者的管理义务,对事故的发生负有一定的责任。最终判其承担30%的赔偿责任,分别赔偿3名死者亲属人民币4万多元。         
http://www.jt.xiaoshan.gov.cn/ 
http://weibo.com/xiaoshanjiaotong

TOP

公路管理部门有过错吗?需要承担赔偿责任吗?

       一辆自卸车在20日晚将一车工程垃圾倒在公路上,占据三分之二的公路路面,21日由于路政管理部门有其他任务没有巡查这条公路,于21日晚23时左右一位驾驶摩托路人经过时,顺向撞在这堆工程垃圾上当场摔死。请问路政管理部门过错吗?如死者家属起诉公路部门,公路部门需要承担赔偿责任吗?
      谢谢!

TOP

引用:
原帖由 小和尚 于 2007-5-16 11:39 发表
       一辆自卸车在20日晚将一车工程垃圾倒在公路上,占据三分之二的公路路面,21日由于路政管理部门有其他任务没有巡查这条公路,于21日晚23时左右一位驾驶摩托路人经过时,顺向撞在这堆工程垃圾上当场摔死。 ...
楼上的小和尚朋友,你已经知道在此处跟贴,何不把此贴中的案例读一遍?
相信你读完后,你所问这个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服务公路,振兴公路。
湖北兴路律师事务所网址:http://www.xinglulawyer.com/

TOP

女童进入高速路被撞死 法院判决公路管理方担责

女童进入高速路被撞死  法院判决公路管理方担责

时间:2007年01月23日  00时53分   作者: 曾祥生 华奇 申尧 云剑   新闻来源:检察日报   
[/td]
本报讯(记者曾祥生 通讯员华奇 申尧 云剑) 一名7岁的小女孩穿过高速公路铁栅网缺口进入高速公路玩耍,不幸被一辆大客车撞死,小女孩的父母将高速公路管理维护方——浙江省宁波市某高速公路有限公司告上法庭。近日,浙江省宁海县法院一审判决该高速公路公司赔偿女孩家属死亡赔偿金、精神抚慰金共计7.4万余元。
2006年3月1日下午,7岁的女孩小红(化名)与弟弟等几个小孩在宁海县西店镇邵家村玩耍,他们钻过附近高速公路铁栅网缺口,进入了高速公路。15时左右,台州某汽车运输公司的大客车司机发现前方有一群小孩时,已经来不及刹车,小红瞬间被飞驰而来的客车撞飞,当场死亡。
事发后,交警部门认定,大客车驾驶员在封闭的高速公路上正常行驶,无任何违章行为,不负事故责任,而小红在高速公路上行走,才是造成事故的根本原因,应负事故的全部责任。但小红的父母认为,宁波某高速公路有限公司作为高速公路投资经营、维护管理方,负有对高速公路两边实行全封闭管理的义务,由于他们没有及时修复铁栅网的缺口,致使小红轻易走入高速公路并被撞死,于是他们将该高速公路公司诉至法院。
法庭上,被告高速公路公司称,小红的死亡是大客车碰撞造成的,与其没有直接因果关系,并且小红系未成年人,其行为应当由她的法定监护人即其父母承担责任。
法院审理认为,小红等小孩能轻易地从铁栅网缺口处进入高速公路,说明被告未尽到高度管理注意义务,应对原告的损失承担主要责任。而小红父母作为小红的法定监护人,监护不力,应自行承担部分损失,遂依法作出上述一审判决。
http://www.jt.xiaoshan.gov.cn/ 
http://weibo.com/xiaoshanjiaotong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