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倡议:请在这里跟贴,发上你所知道的涉路典型案例。

本帖已经被作者加入个人空间

巨石滑坡伤人 公路局被判赔偿

200705240412   来源: 中安在线-安徽商报

  
  一行四人在五一黄金周自驾游过程中,因路边石质坡顶的巨石滑坡砸向车顶,造成一死两重伤惨痛事故。死者亲属与一手臂被切除的重伤者一纸诉状将安徽省公路管理局及安庆市公路管理局告上法庭。21日下午,合肥市包河区人民法院对此作出一审判决:被告安徽省公路管理局、安庆市公路管理局各自承担损害赔偿责任的50%,赔偿死者王某亲属计227081元,赔偿伤者李先生341103元,两被告相互之间负连带责任。

  200552日,李先生的儿子带着李先生等一行四人驾驶小轿车沿省道S209线行驶至安庆市岳西县境内时,道路东侧坡顶因雨水冲击导致巨石突然坠落,砸到正在行驶的车身顶部,造成王某当场死亡,李先生身受重伤,后在治疗中右上肢被迫截肢,经鉴定为伤残五级,护理等级定为部分护理依赖三级。还有一男孩虽然逃脱了死神的魔掌但胸部以下失去知觉为高位截瘫。

  一审法院审理认为,省市两级公路管理单位对安庆境内的S209线系省道未尽到管理、养护职责,应对此事故造成的损失承担民事赔偿责任,以各自承担50%份额的赔偿为宜。遂作出上述判决。另据了解,高位截瘫的男孩索赔案件仍在审理中。(珏月 孔华)
http://www.jt.xiaoshan.gov.cn/ 
http://weibo.com/xiaoshanjiaotong

TOP

这个栏目太好了。谢谢版主!!!
太阳每天都是新的!开心就好!

TOP

施工人员不慎破坏交通事故现场,公路部门难以证明自己已尽警示义务——南漳公路局意外惹官司

时间:2007/01/30    来源:中国交通报    作者:朱媛   我来说两句

        由于承担公路养护的农民工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破坏了前一天发生交通事故的现场,湖北省南漳县公路管理局无法证明自己已尽到安全警示义务而成为被告,虽然案件最终以调解告结,但也给相关部门和人员提供了教训案例。         2006年11月17日19时许,湖北省荆门市东宝区马河镇易畈村易某,酒后无证驾驶无号牌手扶拖拉机带其妻李某,行至宜远路87公里处养护施工地段,掉入行驶方向左侧3.3米宽路面外3米深的沟渠中,易某受伤,李某送医院后抢救无效死亡。
        第二天上午,承担该路段养护施工任务的南漳县公路局民工,未听说前晚发生了交通事故,也未发现自己的施工现场有明显异常,因此继续施工。中午,南漳县交警队到现场查看,掉入沟渠中的拖拉机已被抬起。该拖拉机行驶方向的右侧,有长24.4米、宽2.4米、深0.35米的基坑,正在施工,左侧3.3米宽的路面,车辆照常通行,设置在基坑四周的安全警示标志清晰可见,事故拖拉机行驶的痕迹由于施工而不存在。因证实事故拖拉机如何行驶、怎样掉入公路左侧外沟渠的第一现场被破坏,夜间又无他人证明,交警队便依据易某自己的陈述和该拖拉机是从3.3米宽路面左侧深沟抬起的事实,制作了《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易某无证驾驶,使拖拉机驶入基坑弹起掉入路外沟渠,李某的死由其丈夫易某负全部责任。
        事后,易某认为公路部门在此修补坑槽未设任何警示标志,并以交警队认定拖拉机驶入基坑弹起掉入路外沟渠为由,于2006年12月向南漳县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南漳县公路局赔偿损失7万余元。
        法庭审理中,南漳县公路局提出,易某无证驾驶,行为违法;另外,交警队对拖拉机驶入基坑弹起掉入路外沟渠的认定,只有原告自己的陈述,无其他证据印证,不能作为认定公路局应承担责任的依据。最终,该案以法庭调解而结案。
        本案提醒相关部门,特别是公路工程养护一线人员,凡发生事故,不管是否与自已有关,都要保护现场;施工中,要随时注意施工地段的周边情况,发现异常,必须保护现场,并及时通知有关部门,积极协助他人搜集证据,否则有可能面临官司。
http://www.jt.xiaoshan.gov.cn/ 
http://weibo.com/xiaoshanjiaotong

TOP

这个栏目好,我干十几年公路执法,就想再提高点应用能力。大家一块努力吧,把她办好。

TOP

一起特大交通事故引发的连环诉讼

自卸车司机因疲劳驾驶,与中巴车和货车连环相撞,造成4死28人受伤的惨剧,共连环引发33起诉讼。自卸车车主因交通肇事被判处3年徒刑。浠水县人民法院以浠水公路段施工未设置规范的安全标识,要求赔偿受害中巴车和货车车主84万余元。日前,黄冈市中级人民法院撤销一审法院判决,认定浠水县公路段不承担责任。

疲劳驾驶引发3车连环相撞
2004年11月25日,湖北省浠水县通往黄石市的浠散公路的局部路段的维修施工正如火如荼。上午9时许,陈某驾驶一辆自卸车,由黄石市返回浠水途中,行驶到施工路段,正准备驶入该维修路段时,刘某驾驶的中巴车和李某驾驶的大货车也先后从施工路段迎面驶来。
即将驶出维修路段时,陈某才发现,虽然他向右打方向努力避让,但避让不及,自卸车与中巴车仍碰撞在一起,将该中巴车推带十多米后,与跟在中巴车后面行驶的李某驾驶的大货车再次发生碰撞,惨剧发生。事故现场惨不忍睹,这次事故中,共死亡4人,28人受伤。
事故发生后,浠水县交警大队及时进行了现场处理,于2004年12月2日作出了事故认定书,认定事故原因是:陈某驾驶存在安全隐患的机动车,疲劳驾驶,在有障碍的路段,未让有障碍的一方先行,故对事故负主要责任。刘某超载带客,在没有交通信号的道路上,没在确保安全畅通的原则下通行;李某未与同车道行驶的机动车保持足以采取紧急制动措施的安全距离。故由刘某与李某共同对事故负次要责任。其他受害人系乘车人,对事故不负责任。
肇事司机被判3年有期徒刑
2004年12月,浠水县公安局以陈某构成交通肇事罪,向浠水县人民检察院移送起诉。2005年8月,浠水县人民法院以交通肇事罪判处陈某有期徒刑3年。这起特大交通事故共造成42人人身或财产权益受损。
从2004年12月起,42名原告先后向浠水县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三车的车主、三车所投保的保险公司、三车的挂靠单位共8名被告承担赔偿责任。先后共有28起诉讼。浠水县人民医院因部分受害者拖欠治疗费,作为第三人参加了诉讼。2005年11月17日,浠水县人民法院将28起案件合并进行审理。法院认定:交警对事故的认定是客观真实的,也已经为本院生效刑事判决书所肯定,因此,对交警作出的事故认定书予以确认。2005年12月23日,浠水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决:42原告应获得1439848元赔偿,其中由浠水县保险公司赔偿5万元,大货车投保的保险公司赔偿50万元,自卸车的实际车主杨某赔偿527664元,中巴车的实际车主沈某赔偿314214元,大货车的实际车主宋某赔偿47969元。
两车主状告浠水县公路段
事发中的自卸车和中巴车实际车主分别是沈某和杨某。2005年11月28日,沈某和杨某分别向浠水县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状告黄冈市浠水县公路段。
沈某和杨某诉称:被告浠水县公路段在维修公路时,未设置相应的警示标志,以致二原告经营的车辆在此路段发生交通事故,法院生效判决确认二原告的赔偿责任及二原告承担的诉讼费,被告应给予相应赔偿。
沈某和杨某提交了1999年4月5日国家质量技术监督局批准的《道路交通标志和标线》中的《道路施工安全设施设置布设示例》,证明被告没有按国家标准设置警示标志,存在过错。2006年3月17日,浠水县人民法院对两个案件合并进行开庭审理。
审理中,被告浠水县公路段辩称:沈某和杨某经营的车辆发生交通事故,责任完全在原告,被告没有过错。被告施工路段已经设置了相应的警示标志。
浠水县人民法院认为:被告浠水县公路段维修公路时,仅仅在维修路段起点置放警示牌,不符合国家《道路交通标志和标线》这一强制性标准,是对《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所要求规范设置警示标志义务的严重违反,以致二原告所经营的车辆在此维修路段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他人人身伤害,为此,二原告承担相应民事责任而形成的财产损失,被告应对其违反设警义务的过错行为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沈某和杨某的驾驶员忽视交通安全,应当减轻被告的赔偿责任。生效民事判决书中确定的二原告负担的诉讼费是其对受害人未及时赔偿引起诉讼所发生的,是二原告不履行赔偿义务而发生的扩大损失,不能列入赔偿范围。
2006年5月12日,浠水县人民法院判决:浠水县公路段应当分别承担两原告40%的责任,应赔偿杨某因道路维修发生交通事故所致民事赔偿责任527664元的40%,赔偿沈某因道路维修发生交通事故所致民事赔偿责任314213元的40%。
黄冈中院撤销一审法院判决
2006年6月20日,浠水县公路段向黄冈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二判决,驳回杨某和沈某的诉讼请求。
浠水县公路段的上诉理由是:浠水县公路段设置警示牌是否符合标准与杨某和沈某的损害后果之间没有因果关系。事故的发生是驾驶员的严重违反交通安全行为造成的,与公路段的行为无关。
2006年9月18日,黄冈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庭审中,杨某和沈某辩称:浠水县公路段在道路上施工,未按《道路交通标志和标线》的要求设置施工安全警示标志,在客观上有引起交通事故发生的可能,由于浠水县公路段未按要求设置安全标志,以致相撞的车辆驾驶员放松警惕,在本应缓行、慢行的施工路段照样快速行驶,导致事故发生,浠水县公路段应承担相应的责任。
浠水县公路段认为,杨某和沈某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公路段与其交通事故有因果关系,应承担举证不力的后果,并且交管部门及同一法院对事故的成因认定及责任划分已经予以了确认,浠水县公路段设置标志的行为并没有违反国家强制性规定,对事故的发生没有过错。
黄冈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浠水县公路段在维修路段两端设置有警示牌,还在浠散公路两端也设置了限速标志牌,已尽安全注意义务。公安交管部门作出的事故认定对事故成因进行了明确,该认定也被相关案件的生效判决所认定。
三辆车的驾驶员忽视交通安全,违反交通法规,疲劳驾驶,超速超载行驶才是发生交通事故的根本原因。浠水县公路段在施工时未完全按该标准设置安全标志,不必然导致交通事故的发生,交通事故的发生与安全警示标志无必然的因果关系。杨某和沈某某沈时敢要求浠水县公路段承担交通事故赔偿责任的理由和依据不足,其诉讼请求依法应予驳回。至此,一起交通事故连环引发的33起诉讼全部结案。


[ 本帖最后由 律师 于 2007-7-10 10:10 编辑 ]
服务公路,振兴公路。
湖北兴路律师事务所网址:http://www.xinglulawyer.com/

TOP

公路局没有清障法定义务

时间:2007/07/17    来源:中国交通报    作者:郑陈 黎实   

        日前,湖南省江华瑶族自治县公路局收到了来自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份终审民事判决书,判定该局在一起因交通致死事故而引起的赔偿案件中不承担赔偿责任。至此,这起历时两年的民事纠纷赔偿案件终于画上了句号。

无证驾警车撞上碎石堆一死两伤

        2005年10月18日20时左右,江华县公安局巡警大队民警李某未经领导同意,私自驾驶单位两轮警用摩托车搭载黄某和伍某从该县大路铺镇驶向县城,当车行至207国道2915公里处时,与蒋某因建新房堆放在207国道上的碎石堆相撞,造成3人受伤、两轮摩托车部分机件受损的交通事故。
        黄某受伤后,当即被送往江华县人民医院抢救,同年11月5日,转至广西桂林181医院住院治疗。2006年6月15日,黄某经治疗无效死亡。事故发生后,江华县公安局交警大队于2005年12月2日作出了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李某无证驾驶两轮摩托车并超员,未戴安全头盔行驶,且没有确保行车安全,是引起事故的主要直接原因,应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蒋某建房占用道路未经许可且没有设置明显的安全警示标志,是引发事故的次要直接原因,应承担事故的次要责任,黄某、伍某不负责任。

一审判决公路局无清障法定义务

        2006年8月17日,黄某家属向法院提起诉讼,以江华县公路局没有履行法定职责及时清除路障为由,将江华县公路局、公安局以及李某、蒋某告上法庭,请求法院判决江华县公路局、江华县公安局、李某、蒋某赔偿原告各种损失及有关费用共计41万余元。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李某无证驾驶两轮巡逻警用摩托车超员,未戴安全头盔行驶,且没有确保行车安全,造成受害人黄某死亡的交通事故,是引起事故的主要直接原因,应负赔偿的主要责任即70%责任。被告江华县公安局作为肇事车辆的所有者和管理者疏于对车辆的管理,故应与被告李某负共同赔偿责任。被告蒋某因建房未经许可擅自在公路上堆放砂石占用道路且没有设置明显的安全警示标志,影响了道路的畅通,致使李某驾车撞在砂石上,造成受害人黄某死亡的交通事故,是引发事故的次要直接原因,应承担本案赔偿的次要责任即30%责任。被告江华县公路局在事发的当天上午,对207国道进行了日常巡查,并未发现违法状况。江华公路局作为路政管理机关,有对公路上的障碍物等进行巡查和处罚管理的行政职责,但没有清除的法定义务,不负此次交通事故的赔偿责任。

终审维持原判

        此案由一审法院判决后,江华县公安局认为原判认定公路局不负赔偿责任,判决不公,于是提起上诉,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  
        江华县公安局上诉后,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公开审理。法院认为,江华县公安局、蒋某、李某应各自承担相应赔偿责任。被上诉人江华县公路局作为路政管理机关,有对公路上的障碍物等进行巡查和处罚管理的行政职责,但没有清除的法定义务,蒋某在公路上堆放砂石给他人造成损害,只能由行为人蒋某承担赔偿责任,同时江华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所作的交通事故认定书也没有认定被上诉人江华县公路局承担交通事故责任,故江华县公路局在本案中不负赔偿责任,并明确此判决为终审判决。
http://www.jt.xiaoshan.gov.cn/ 
http://weibo.com/xiaoshanjiaotong

TOP

一只轮胎二条人命三个教训

一只轮胎二条人命三个教训
通讯员 张鑫 本报记者 余春红

  7月19日下午,临海市法院对2005年甬台温高速公路上的一起交通事故作出一审判决。肇事者马德过被判决赔偿原告各项损失23.8万余元;与此同时,事发路段的经营管理方第二被告台州甬台温高速公路有限公司也被判决赔偿15.89万元,二被告互负连带责任。
  从法官手里接过判决书后,周美娟71岁的老父亲和15岁的儿子在众人面前抱头痛哭。
  此案的判决突破了交通事故案件一般依事故责任认定进行赔偿的惯例,法院对责任分摊的判决从法理上解剖了这次交通事故,让事故的教训入木三分。

    一只轮胎引发两人死亡的事故
  2005年11月9日,河南司机马德过驾驶一辆河南牌照的中型货车,从上三高速公路新昌服务区开往台州,车上除了司机外,还有周某和梁某。
  凌晨1时48分许,马德过的车行驶至甬台温高速公路往温州车道150公里+500米处,这时马德过忽然发现道路中间有一个大型的货车轮胎。马德过有多年驾驶经验,他知道,如果车辆直接轧过去,与轮胎直接发生碰撞,很容易导致车辆侧翻。就在那一瞬间,他猛打方向盘,试图刮擦一下护栏就避过轮胎。但因车速过快,车辆急转之下致使车身失控,车头在撞坏中央护栏后进入了反向车道,并与往宁波方向车道行驶的一辆安徽牌照的重型货车发生碰撞。这起事故最终造成马德过车上的周某和梁某死亡。
  2006年2月27日,台州高速交警作出事故认定书,认定马德过未取得中型货车驾驶资格而驾驶中型货车在高速公路上行驶,遇路面遗留的货车轮胎时采取措施不当,其过错行为是造成事故的根本原因,应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

  周某家人索赔42万余元
  在交警作出事故责任认定书后,在一些人的提醒下,事故中死者之一的周某的家人才想起可以通过民事诉讼要求肇事者赔偿。
  2006年3月21日,周某已满70岁的老父、年仅14岁的儿子和其正当壮年的丈夫,一家人向临海法院递交了诉状,把司机马德过和高速公路方一同起诉到法院。他们认为,马德过的违章行为致使其亲人死亡,应承担赔偿责任,同时,被告台州甬台温高速公路有限公司未尽安全保障义务,对周某的死亡也应承担赔偿责任。
  周女士家人要求高速公路有限公司和肇事司机共同赔偿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被抚养人生活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各项损失共计人民币428156元。
  因民事赔偿一案必须以被告马德过涉嫌犯交通肇事罪一案的审理结果为依据,因此民事赔偿案在审理过程中一度暂时中止。2007年3月1日,马德过交通肇事案经过一、二审,由台州中院作出终审判决,马德过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6个月。此后,民事赔偿一案又恢复审理。

  高速公路方力陈被告当得无辜
  民事赔偿一案在审理过程中,两被告对事故发生的原因、后果和整个事实经过都没有异议,庭审的焦点则集中在高速公路有限公司是否要承担赔偿责任上。为此,高速公路方力陈三方面理由,认为高速公路方没有赔偿责任。
  首先,高速公路方认为,原告起诉高速公路方承担侵权赔偿责任没有法律依据。理由有三:一,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已认定由被告马德过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故高速公司不是本次事故的责任人,不承担事故赔偿责任。二,本案的侵权人是马德过,由于马违章驾驶车辆,操作不当引发本次事故,交警部门的《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依法认定由马德过承担过错的全部责任,黄岩区人民法院、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据该认定书,依法对马德过判处刑罚,表明本案的侵权责任依法得到了生效判决的确认。三,高速公路方在本案中既未对原告造成侵权,也不存在任何的过错和过失,依法不能成为侵权被告,故原告无权对台州甬台温高速公路方提出起诉。
  其次,高速公路方还认为,按《公路法》、《公路养护技术规范》规定,他们已经尽到管理高速公路的正常管理义务。
  此外,根据《合同法》302条规定,承运人应对运输中旅客的伤亡承担损害赔偿责任。本案中受害人与被告马德过存在着运输合同关系,而与被告高速公路方不存在任何合同关系。因此要对受害人承担安全保障义务的人是车主兼司机的马德过,而不是高速公路的经营管理者。

  三方面因素酿成大事故
  在本次事故的民事赔偿责任上,临海市法院的判决突破了交警部门的事故责任认定。法院认为,司机马德过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未取得中型货车驾驶资格而驾驶中型货车在高速公路上行驶,遇路面遗留有货车轮胎状况时采取措施不当,致使车辆进入另一车道并发生事故,导致车上乘员周美娟死亡,是造成事故的主要原因,应负赔偿责任。
  但是高速公路的管理和经营者,有保持高速公路完好、安全、畅通状态,保障车辆安全通行的义务。在本案中,高速公路路面上遗留有货车轮胎的事实,足以证明被告台州甬台温高速公路有限公司疏于巡查,未尽安全保障义务,致使马德过因避让轮胎而发生事故,所以高速公路方亦应承担相应责任。这是两者直接结合导致发生同一损害后果,构成共同侵权。
  至于交警部门对事故的认定,法院认为,这仅仅解决了马德过与乘车人在这次事故中的责任问题,但没有涉及高速公路经营管理的原因及责任。交警部门的事故责任认定书不能作为高速公路方面免除责任的依据。
  法院同时指出,被人丢弃在路上的废弃轮胎才是造成那次事故的祸源,丢轮胎的人是罪魁祸首,此人本应当承担民事责任,高速公路方在赔偿后,可以向此人追偿损失。不过,此人尚未查明。
  通过法院的审理,那场交通事故的原因和教训一目了然:一只随意废弃的轮胎+一个无驾驶资格的司机+缺失的高速公路巡查,终于导致了一场大车祸。目前追责已经追到了后两位,但是那个随意在路上扔轮胎的人尚逍遥法外。
http://www.jt.xiaoshan.gov.cn/ 
http://weibo.com/xiaoshanjiaotong

TOP

路桩违规惹出事故管理者有错赔3万

                  路桩违规惹出事故管理者有错赔3万

何志勤 韦华娟 潘景芝

撞上路桩丢性命

       2006年8月15日晚,家住荔浦县双江镇两江街的中年妇女王月明驾驶两轮摩托车,搭着15岁的女儿苗春英,高高兴兴地从荔浦县城返回两江街。20时20分,当王月明驾车行至荔城镇莲塘屯至双江镇的莲双线公路6KM+ 700M 处,与对向来车会车时,由于路右侧有一个百米路桩没有明显标志,摩托车一头撞上了路桩。只听“嘭”的一声,王月明连人带车翻出公路,摩托车损坏了,母女俩伤得不轻。王月明经抢救无效死亡,苗春英被送到医院进行治疗。

管理有错要赔偿

     王月明的丈夫苗运雄、女儿苗春英、母亲李元真将荔浦县交通局告上法院,他们认为,荔浦县交通局管理养护的莲双线公路百米桩柱安置不当,且标志不明,有碍车辆通行,是造成王月明翻车死亡、苗春英受伤的主要原因,故荔浦县交通局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要求荔浦县交通局赔偿王月明的医疗费499.82元、死亡赔偿金49900元(2495元/年×20年)、丧葬费7728元,精神抚慰金3000元,同时赔偿苗春英的医疗费154.10元、抚养费3525元[(2350元/年×3年)÷2人],李元真的赡养费2350元(2350元/年×6年÷6),共计67156.92元的70%即47009.84元。
      2006年9月14日,法院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审理。
      荔浦县交通局辩称:莲双线公路为县道,系荔浦县公路管理所直接管理的公路,并非他们直接管理;另外,公路上设置路桩是公路建设的要求,其本身就是一个标志,这一行为并无不当。王月明死亡和苗春英受伤的原因是王月明自己的行为所致,因此要他们赔偿没有道理。荔浦县交通局认为王月明的家属应该向荔浦县公路管理所索赔,现在起诉他们是告错了对象。
      法院审理后查明,莲双线公路6KM+700M处是荔浦县交通局负责养护管理的县道,该局安置的百米桩柱在此事故发生前安装在离路肩(路边缘)内50厘米处,事故发生后荔浦县交通局派人将百米桩柱移出路基边缘。在诉讼期间,荔浦县交通局未提供百米桩安装位置是否符合国家标准的依据。另查明,王月明的母亲李元真今年74岁,共生育子女6人。

法院判决都有责

    法院审理后认为,根据我国《公路法》第8条第2款:“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交通主管部门主管本行政区域内的公路工作”及交通部颁布的《公路建设监督管理办法》第3条“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交通主管部门主管本行政区域内公路建设监督管理”的规定,莲双线公路是荔浦县交通局主管本行政区域内的公路,因此该局对“莲双线”公路负有监督和管理的义务,荔浦县交通局是本案适格的被告。
     王月明驾驶摩托车撞上的百米路桩,安置在公路的路肩内,违反了《道路交通标志和标线》“柱式标志不应侵入公路建筑限界以内”的规定,妨碍了在该公路上行驶的车辆通行,因此荔浦县交通局对王月明母女的死伤要负50%的责任。而王月明本人在驾驶摩托车与他人会车时,没有在确保安全的原则下通行酿成车祸,因此她也要自负50%的责任。
     法院参照2006年度《广西壮族自治区道路交通事故赔偿项目计算标准》的规定,计算王月明的医疗费为499.28元,死亡赔偿金49900元(2495元/年×20年),丧葬费7728元(1288元×6个月),苗春英抚养费3525元(2350元/年×3年÷2人),李元真赡养费2350元(2350元/年×6年÷6人),苗春英的医疗费154.10元,共计64156.92元。按50%的的赔偿比例,应为32078.46元。
     2006年11月,法院判决荔浦县交通局赔偿王月明的家属32078.46元;驳回王月明家人的其他诉讼请求。

不服上诉被驳回

    荔浦县交通局不服一审判决,上诉到桂林市中级人民法院。荔浦县交通局的上诉理由是:莲双线公路是由具备法人资格的荔浦县公路管理所养护管理,而并非他们养护管理;百米路桩本身就是指路标志,无需另行安装警示标志;王月明撞至路桩,并不是因为有无标志的原因,而是其驾驶技术不佳;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本案是特殊的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而非一般侵权赔偿案件等。
     中院审理后认为,根据《公路法》、广西交通厅发布的《公路建设监督管理办法》、荔浦县人民政府《关于印发2006年度荔浦县县属公路养护管理办法的通知》的相关规定,荔浦县交通局具有对莲双线公路建设及交通标志的设置负有监督管理的权利和义务。
     王月明驾车撞至荔浦县交通局安置在公路右侧百米桩导致车翻人亡,其主要原因是该桩设置在据路肩边缘50厘米处,而不是按规定埋在距路肩的边缘25厘米处,侵入了公路,不符合安全要求,在一定程度上妨碍了公路上行驶的车辆运行,故荔浦县交通局的行为具有过错。这个案件是路桩妨碍车辆通行造成人员伤亡,属于一般的人身损害赔偿案件,一审法院适用法律并无不当之处。
     今年1月19日,桂林市中院依法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         (文中人物为化名)


[ 本帖最后由 游手 于 2007-9-4 23:38 编辑 ]
http://www.jt.xiaoshan.gov.cn/ 
http://weibo.com/xiaoshanjiaotong

TOP

姓名虽有误 违法房该拆

    违法建筑被强制拆除,房主以交通行政处罚决定书中姓名有误为由状告公路局索赔被法院驳回——

姓名虽有误 违法房该拆



731目,湖南省怀化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一起行政诉讼案作出终审判决:上诉人刘叙煜要求被上诉人沅陵县公路局行政赔偿的理由不能成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至此,这起行政相对人违反公路法规在公路建筑控制区修建房屋,且在路政执法人员调查中故意使用假名,房屋被强制拆除后又引起行政相对人上诉并要求行政赔偿的案件终于告结。

新房与公路“零距离”


强制拆除后起波澜


2006725目.沅陵县公路局路政执法人员在公路巡查时,发现沅陵楠木铺乡集镇旁的319国道1473公里处的公路左侧正在新建一栋房屋。路政执法人员随即对房屋的主人进行询问笔录和对现场进行勘验。经现场勘察,当事人所建房屋距公路边沟外缘距离为0米。在路政执法人员进行一系列调查取证的过程中,房屋的主人均称自己为“刘骐榜”,并以“刘骐榜”的名字在法律文书上签字。
200683目,沅陵县公路局向“刘骐榜”下达了交通行政处理决定书,限期15日内自行拆除在公路建筑控制区内的房屋。行政相对入“刘骐榜”在规定的期限内没有自行拆除。同年822目,沅陵县公路局对“刘骐榜”的房屋进行了强制拆除。
违法建筑被强制拆除后,房主刘叙煜以交通行政处理决定书中的姓名有误为由,向沅陵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沅陵县公路局撤销200683日作出的交通行政处理决定书,并赔偿强制拆除房屋造成的经济损失1.71万元。

原告接受调查时使用假姓名


法院不支持诉讼请求


今年3月,沅陵县法院经开庭审理认为:原告辩称被告作出的处理决定使用姓名有错误,本案中由于原告在接受调查时使用假名,导致被告的交通行政处理决定书中的名字与原告真实姓名不符,系因原告的过错引起。且被告的处理决定不是针对原告的人身,不影响对原告所建房屋属违法建房的定性。原告不能证实被告有违法行使职权的事实,所以,其要求赔偿经济损失的请求不予支持。
一审判决后,原告刘叙煜不服,遂向怀化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仍以被上诉人作出的行政处理决定使用姓名有误为由,要求认定沅陵县公路局具体行政行为无效,由此造成的房屋损失应予以行政赔偿。刘叙煜认为,一审判决在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上存在错误,请求二审法院查明事实,依法改判。
怀化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此案,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案件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法院认为,上诉人刘叙煜在319国道旁修建的房屋,距离公路边沟外缘为0米,系在公路建筑控制区内修建的建筑物,修建前未经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交通主管部门批准,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路法》第56条和《湖南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路法>办法》第17条之规定。被上诉人沅陵县公路局作出的行政处理决定及强制拆除上诉人刘叙煜修建的建筑物并无不当。上诉人刘叙煜上诉称被上诉人作出的处理决定使用姓名错误,经审查,上诉人在一、二庭审中均承认该房屋系其修建.且未经有关行政职能部门批准。造成姓名使用错误,属于工作中的瑕疵行为外,主要系上诉人自身责任造成,但瑕疵行为并不导致被上诉人作出的交通行政处理决定无效。该处理决定没有明显缺乏事实依据、明显缺乏法律依据、明显违法并损害上诉人合法权益的情形。上诉人刘叙煜要求被上诉人沅陵县公路局行政赔偿的理由不能成立。

                                          (原载2007年8月9日《中国交通报》A3版头条)

[ 本帖最后由 twg0095 于 2007-9-25 20:58 编辑 ]
⌒╮⌒╮ ╭⌒╮⌒╮.╮╮
│田︱田 田|   
╬╬╬╬╬╬

TOP

公路案件
晚上发上来

TOP

男子路上撞到垃圾堆身亡 妻子向公路局索赔40万

男子路上撞到垃圾堆身亡 妻子向公路局索赔40万发布时间:2007-10-23 13:12:44   来源:半岛都市报


  今年1月21日凌晨,胶南市王台镇沙沟中村村民葛常智夫妇驾驶手扶拖拉机到黄岛卖大白菜,行至辛安街道办事处附近时,撞上马路上未清理的大石块和土堆,葛常智不治身亡。为此,葛常智的妻子赵女士多次向黄岛区辛安公路养护站讨要说法,并将黄岛区公路局告上法庭,日前黄岛法院确定 11月1日对该案开庭审理。
  据介绍,葛常智夫妇是胶南市王台镇沙沟中村村民,以种地为生。今年 1月 21日凌晨 2时,像往常一样,夫妻二人去黄岛卖白菜。当天雾很大,能见度很低,葛常智驾驶手扶拖拉机小心翼翼地行驶着。 4时 30分左右,行至陈大路辛安街道办事处附近时,突然一阵强烈的颠簸,手扶拖拉机停下了。由于车上装了很多大白菜,坐在车后面的赵女士看不到发生了什么事,就从车上跳下来跑到车前面,只见车头撞在一堆垃圾上,最前面是一块大石头,手扶拖拉机的一只把手顶在了葛常智的胸口,葛常智已经昏迷。随后,有晨练的好心人帮赵女士拨打了 120和 110。
  葛常智被紧急送入黄岛医院救治,检查发现,葛常智腹腔里全是血,肠子多处断裂,医院为其做了手术。 26日凌晨,葛常智病情恶化,医院对其实施紧急抢救后,将其转到青医附院治疗。27日凌晨 1时 30分左右,葛常智病情再次恶化,不治身亡。
  赵女士回忆说,当时路上有很大一堆土,还夹杂着很多石头,也没有设置什么标志提醒过路车辆,事情发生后,公路养护站才放置了一些警示牌。
  赵女士告诉记者,丈夫的去世对她是个沉重的打击,两个孩子都在上学,需要很多费用,赵女士不得不一边打工,一边寻求赔偿,但各项损失的赔偿一直没有着落。通过咨询律师,赵女士得知,当地公路部门负责管理这一路段,所以对该路段负管理责任,路段上发生意外事故应该由公路部门负责,然后公路站再追究该路段具体管理者的责任。
  7月,赵女士多次向辛安公路养护站讨要说法未果,遂将黄岛公路局告上法庭索赔 40万元,该案将于 11月 1日开庭。
  记者今天多次联系辛安公路养护站有关负责人,但都没有得到明确答复。
http://blog.9811.com.cn/index.php/44958

TOP

司机撞狗翻车重伤状告公路管理方

司机撞狗翻车重伤状告公路管理方
时间:2007-09-19 13:55 作者:裴晓兰 新闻来源:京华时报
     本报讯(记者裴晓兰)闫先生驾车在京石高速公路上正常行驶时,一条狗突然蹿出,他避之不及,结果车撞狗后侧翻。昨天,因车祸导致终身残疾的闫先生坐着轮椅来到丰台法院,与京石高速管理方北京市首都公路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对簿公堂,索赔165万余元。
       上午9点,26岁的闫先生坐在轮椅上,被母亲和代理人推进法庭。闫先生说,去年11月20日的车祸改变了自己的命运。当天中午,他驾驶一辆奥拓车由北向南行驶到房山区京石高速出京方向40公里处时,突然有一条狗蹿到了高速公路的中间。闫先生避之不及,结果车与狗相撞后侧翻,并撞到高速路两边的护栏,闫先生和车上的朋友都受了伤,车严重损坏,狗也死亡。闫先生经医院及时抢救才挽回生命,但落下腿部残疾。根据医院诊断,闫先生将终身依赖他人的护理。
        闫先生认为,首发集团修了路、收了费,就有义务给大家提供一个安全的通行环境,而他们却疏于管理,未履行好自己的养路、护路责任,造成事故发生。他起诉要求首发集团赔偿他医疗费、交通费、误工费、护理费、营养费、车辆损失及精神损失等共计165万余元。 法庭上,首发集团的代理人说,此次事故是由动物引起,法律规定动物造成的伤害,应该由动物的饲养人承担责任。首发集团对道路的管理工作是按照规定进行的,对路边防护网也不存在疏于管理的情况。另外,交警部门已经对该事故责任做了认定,责任与首发集团无关。因此,首发不同意闫先生的赔偿请求。
        听到被告的辩论意见,闫先生的母亲掉下了眼泪,闫先生则用手揉搓膝盖低头不语。他的代理人随后说,交管部门只是认定了事故本身的责任,并不能排除首发集团在管理上的过错。他认为狗进入京石高速公路引发交通事故,是维护和管理出现了漏洞,作为经营方的首发集团应该为此负责。
        由于双方争执不下,法院调解不成,将择期宣判。



[ 本帖最后由 游手 于 2007-11-15 21:22 编辑 ]
http://www.jt.xiaoshan.gov.cn/ 
http://weibo.com/xiaoshanjiaotong

TOP

道路疏于管理致人死亡 交通部门连带赔偿应该

道路疏于管理致人死亡 交通部门连带赔偿应该
时间:2007-09-25 15:16 作者:阚立青、刘爱花 新闻来源:正义网
        正义网江苏9月24日讯(通讯员阚立青、刘爱花)近日,江苏省仪征市检察院对扬州市检察院交办的江都市交通局不服法院判决其承担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连带责任申诉一案,依法作出建议不提请抗诉决定。
        2006年4月10日,江都市交通局在巡查其境内大高线时,发现该路段5KM+200M处北侧有一块形状不规则的大石头横在其间,严重影响道路通行安全,但当时并未引起巡查人员的足够重视。同年4月28日晚21时10分左右,张某饮酒后驾驶二轮摩托车不慎撞上该石头,张某随即绊倒在地,后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事发后,张某的亲属向该市法院提起要求交通局承担因疏于道路管理致使张某死亡的民事赔偿诉讼。法院依据公安部门出具的《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遂作出了江都市交通局与放置石头的赵某对张某的死亡承担连带赔偿6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2万元的判决。
        检察官提示:行政执法应严格履行职责,规范执法行为。我国法律规定:对道路、桥梁、隧道等人工建造的构筑物因维护、管理瑕疵致人损害的,由所有人或者管理人承担赔偿责任,但能够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除外。
         二人以上共同故意或者共同过失致人损害,或者虽无共同故意、共同过失,但其侵害行为直接造成发生同一损害后果的,构成共同侵权,应当依照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条规定承担连带责任。



[ 本帖最后由 游手 于 2007-11-15 21:28 编辑 ]
http://www.jt.xiaoshan.gov.cn/ 
http://weibo.com/xiaoshanjiaotong

TOP

引用:
原帖由 律师 于 2007-2-25 10:52 发表
由于他人擅自将砂石堆放在公路上形成路障,致使两名当事人各自遭受损害。两名当事人以公路局没有及时清障为由将其告上法庭,法院终审判决,公路局没有清障的法定义务。
    近日,湖南省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分别 ...
根据
《民法通则》民事责任
     第一百二十五条  在公共场所、道旁或者通道上挖坑、修缮安装地下设施等,
没有设置明显标志和采取安全措施造成他人损害的,施工人应当承担民事责任。
本案例有施工责任人,他就应当承担责任。
   即使公路局有“行政不作为”,只要没有触犯刑法,也只是承担行政处罚。法律明确规定行政赔偿收归国库所有。不存在承担民事赔偿的责任。

TOP

路边晾晒玉米导致车祸  摩托驾驶人告赢交通局

姜道策


因为路边晾晒有玉米,驾驶摩托车路经该路段的曲某与他人发生交通事故,因为找不到晒玉米的责任方,曲某以交通局对路况管理不善为由,把交通局告到法院,要求交通局承担玉米所有人的赔偿责任。日前,山东省邹平县人民法院审理了此案,依法支持了原告的诉讼请求。
  2005101日,被告许某驾驶拖拉机由南向北行至邹平县道邹焦路某处晾晒玉米的路段时,与对向行驶的驾驶无牌二轮摩托车的原告曲某发生事故,致原告受伤住院治疗。经交警队认定曲某、许某、玉米所有人负事故的同等责任,后经交警部门多次调查均未找到玉米所有人。曲某于200511月份诉至法院,法院判决被告许某、被告交通局各赔偿原告医疗费用及误工护理等损失的33.3%,原告自行承担33.3%,原被告均未上诉,现判决已生效。
    此后,曲某的伤残程度经滨州市人民医院司法鉴定中心鉴定,结论为曲某目前呈植物人状态,伤残程度为I级,护理依赖为I级。曲某认为,交通局作为邹焦路的管理义务人,应当保证该路的安全畅通,因此应承担过错责任。曲某为此于20071月份再次诉至法院,请求判决被告赔偿伤残补助费、护理费、误工费、被抚养人生活费、后续治疗费等共计358689.01元。在审理期间被告许某对该鉴定结论申请重新鉴定,经邹平县人民医院司法鉴定所鉴定,其结论为原告构成一级伤残。
  被告许某辩称,曲某主张的费用过高,请求法庭依据法律规定作出公平判决。
  被告交通局辩称,该公路自2002年以后由焦桥镇主动接手,并重新进行了修建,该情况交通局并不知情。被告在第一次审结后又找到新的证据,证明该公路属于焦桥政府,是自己改建,己方对该案件不应承担任何责任。
  法院经审理认为,发生事故的路段属于县道,被告交通局负有养护管理的义务,因其未及时和完全履行自己的职责致使公路上堆放的玉米未及时清除,造成该事故的发生,且经邹平县交警部门多次调查均未找到玉米所有人,故对玉米所有人的赔偿责任应由交通局承担。现原告就本次事故造成一级伤残,完全丧失劳动能力,护理依赖为1级,再次要求被告赔偿其残疾补助金、护理费、被抚养人生活费等损失,本院予以支持。经计算,原告主张的上述各项费用共计229832元,被告许某、交通局、原告曲某各应承担33.3%的责任计款76610.67元。被告交通局提出的该路段已改由邹平县焦桥镇人民政府养护、管理,不应再由交通局承担责任的辩称理由,因证据不充分,本院不予采信。法院依法判决被告许某和被告交通局分别赔偿原告曲某各项费用76610.67元。
http://www.jt.xiaoshan.gov.cn/ 
http://weibo.com/xiaoshanjiaotong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