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倡议:请在这里跟贴,发上你所知道的涉路典型案例。

本帖已经被作者加入个人空间
公路打场晒粮酿车祸遭法律制裁
近日,湖北省公安县人民法院宣判了—起因在公路上打场晒粮引发车祸致两人死亡的交通事故案件,交通肇事者刘某和在公路上乱铺乱晒,打场晒粮者陈某受到了法律的制裁。
  2007年9月27日晚,刘某驾驶时风三轮车从松滋返回潜江,途经省道沙渔公路5km+600处,因公路上晾晒的稻谷占道,刘某向左绕行时,躲闪不及,与一辆两轮摩托车相撞,造成摩托车上江某、苏某死亡。
  事后,死者家属将肇事者刘某,打场晒粮者陈某、公路部门和交警大队告上法庭。公安县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人刘某构成交通肇事罪,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经济损失80%;被告人陈某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路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的相关规定,在道路上搁置谷物,妨碍交通是造成此次交通事故的次要原因,承担此事故10%的次要赔偿责任;死者由于驾车没带头盔,承担此事故10%的次要责任;公安县公路部门虽然是公路的管理者,但《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路法》规定,公路部门的职责是保护公路完好、安全和畅通,使公路、公路桥梁、公路隧道的自身安全得到保护,即保护公路的路产路权,不让公路、公路桥梁、公路隧道遭到毁损而导致通行困难或交通中断;且根据《国务院关于改革道路交通体制的通知》的规定,路障管理以及交通标志、标线等安全设施的管理不属于公路局的职责范畴,公路管理局没有消除打场晒粮和公路路障的法定义务,因此,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公安县公路局在本案中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湖北省公安县公路局 曹春元)
宁静致远,世事淡泊
中路社区因您的参与而精彩!让我们同心协力一起缔造中国公路美好的明天!

TOP

车辆超限运输被罚款 车主告交通局“一事再罚”败诉

车辆超限运输被罚款 车主告交通局“一事再罚”败诉

作者:史金花  发布时间:2007-11-16 16:44:20


--------------------------------------------------------------------------------


    中国法院网讯   车辆先后两次因为超限运输受到处罚,车主以交通局违反“一事不再罚”原则为由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交通局作出的《交通行政处罚决定书》。日前,山东省章丘市人民法院判决维持了该处罚决定书。
    2006年6月2日,河北某公司司机王某驾驶该公司汽车往淄博市运石子,当行至国道308线山东省高唐县时因其车辆货物超限运输,被高唐公路管理局以超限运输当场处罚500元,处罚决定书规定,当事人应对违法行为立即或在3日内予以纠正。王某缴纳罚款后未卸载超限货物,超限车辆由该车的另一司机黄某驾驶,继续前行。当行至济青路章丘市境内时,被章丘市交通局查处。章丘市交通局认为该车辆超限101%运输,对58吨超限货物进行了卸载,并于同日作出0501C00606020017号《交通行政处罚决定书》,对司机黄某罚款10000元。黄某缴纳罚款后于2006年8月23日以章丘市交通局违反“一事不再罚”原则为由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依法撤销章丘市交通局作出的0501C00606020017号《交通行政处罚决定书》。

    诉讼中,被告以处罚主体不当为由,于2006年10月27日自行撤销0501C00606020017号《交通行政处罚决定书》。同时向原告河北华诚运业股份有限公司送达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和交通违法通知书,并于2006年11月3日举行听证会,于2006年11月6日作出0501C00610260002号《交通行政处罚决定书》,内容为:2006年6月2日河北某公司所属货车在济青路明水段无超限运输通行证擅自超限运输,车辆超限101%,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路法》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部《超限运输车辆行驶公路管理规定》第十三条、第十四条、第二十三条、《山东省超限运输车辆行驶公路管理规定实施办法》第十一条第一款之规定,对该公司罚款10000元。该公司不服,于2006年11月27日以被告违反“一事不再罚”原则为由向章丘市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审理过程中,原告诉称,2006年6月2日8点原告单位货车从济南市明水路段经过时因超限被章丘市交通局罚款,被处罚的人为黄某;在当日的凌晨该车已在高唐县也因超限被处罚过,被告的处罚属于两次处罚,依据《行政处罚法》第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七条、第三十四条、第三十七条、第四十条的规定,对当事人的同一违法行为,不得给予两次以上的行政处罚。为此,请求人民法院依法撤销被告作出的0501C00610260002号《交通行政处罚决定书》。

    被告辩称,2006年6月2日原告所属的货车未办理超限运输通行证运输石子,车辆超限101%,被告对其进行的处罚,与高唐公路局的处罚事实是两个不同的违法事实,且被处罚主体不同,不存在就同一当事人同一违法行为一事再罚的问题。被诉具体行政行为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处罚程序合法,请求法院查明事实,维持被诉具体行政行为,驳回原告起诉。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作为章丘市行政区域内的交通主管部门有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路法》的规定,对违反该法律的行为进行调查、处理。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部令2000年第2号《超限运输车辆行驶公路管理规定》第十三条规定:“超限运输车辆未经公路管理机构批准,不得在公路上行驶。”第十四条规定:“承运人必须持有效〈通行证〉,并悬挂明显标志,按公路管理机构核定的时间、路线和时速行驶公路。”原告车辆未经批准超限运输,违反了上述规定,被告依职权查明事实,履行了告知、组织听证、送达等法定程序,根据相关法律规定,作出交通行政处罚,该具体行政行为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程序合法,应予维持。原告认为被告再次对同一违法事实进行处罚,违反了一事不再罚的原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二十三条规定:“行政机关实施行政处罚,应当责令当事人改正或者限期改正违法行为。”原告的违法超限车辆,在经过山东省高唐县境内时,高唐公路管理局适用简易处罚程序对司机王某进行了处罚,处罚决定书规定立即改正违法行为,此时王某超限运输车辆的违法行为属停止运行、立即改正的行为,在王某交纳了罚款,超限运输的该个违法行为即被处罚完毕。但该超限运输车辆并未纠正违法行为,而由该车的另一司机黄某驾驶继续超限行驶,实际上是实施了又一个违法行为,这样原告的同一车辆先后实施了两个同样的违法行为,而不是同一个违法行为,被告继高唐公路管理局对该车司机进行罚款处罚以后,就该车继续超限行驶的新的违法行为对原告进行罚款处罚,不属于一事再罚。因此对原告的该项主张,法院不予支持。综上,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维持被告章丘市交通局于2006年11月6日作出的0501C00610260002号交通行政处罚决定书。

    一审判决后,原、被告均未上诉,一审判决已经生效。

   


编辑:李金红

[ 本帖最后由 大刚 于 2008-2-22 18:03 编辑 ]

TOP

高速公路滚石砸死人 贵州高路局被判赔十万元

高速公路滚石砸死人 贵州高路局被判赔十万元  

发布时间:2002-04-15 11:04:13


--------------------------------------------------------------------------------


        由贵州省高等级公路管理局管理的贵新高速公路,去年7月底发生一起山上滚石砸死路中乘车人的罕见事件,并由此引发了一宗索赔金额高达35万元、迄今在全国尚不多见的“高速公路落石致人死亡”损害赔偿诉讼案(本报2001年10月26日三版报道)。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近日作出终审判决,仍然判定作为管理人的贵州高路局对死亡事故承担责任,但将一审判决的赔偿金额由33万元改为10.1万元。


  去年7月25日下午,贵州省建设银行京瑞支行副行长褚旭由贵阳乘车前往贵州东部“苗乡之都”凯里开会。下午4时许,当小客车行至贵新公路55公里一带时,从公路右侧坡上滑下的一块数十公斤重的石头,击穿客车右前挡风玻璃,砸在坐在车内前排驾驶副座上的褚旭头部。


  8月7日,死者褚旭之妻王迎春等4名亲属以贵州省高等级公路管理局和贵州高速公路开发总公司对贵新公路管理不善,对公路两旁山体上的危石未进行清理,也未在易发生落石地段设立警示标志,造成褚旭死亡,被告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等理由,向贵阳市云岩区法院提起损害赔偿诉讼,向贵州省高等级公路管理局和贵州高速公路开发总公司索赔各种费用共计35万元。


  去年10月23日,贵州省贵阳市云岩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令作为贵新公路管理人的贵州高路局偿付死亡赔偿费、精神抚慰金、死者子女抚养费等共计33万余元。高路局不服,以石头来源不明、赔偿金额计算不当等理由向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二审法院认为,本案系特殊侵权,根据举证责任倒置原则,应由高路局承担举证责任,而高路局在整个案件的庭审过程中无法证明山上滚石属于法律规定可以免除其法律责任的“意外事件”,因而应承担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同时认为,一审法院在计算赔偿金额时采用的计算依据和标准有误,应予纠正。二审法院最终判决,高路局赔偿褚旭亲属死亡补偿费88690元,支付死者之子褚行建抚养费12480元。

TOP

路管所设路障护路 "歇业"车辆要国家赔偿获支持

路管所设路障护路 "歇业"车辆要国家赔偿获支持

作者:郭红宾  发布时间:2007-09-13 15:12:06


--------------------------------------------------------------------------------


    中国法院网讯   为防止路面损坏,河南汝南县县乡公路管理所在公路上设置路障,限制车辆通行,造成原告邓连喜、驻马店市汽车运输总公司经营车辆不能通行。近日,河南省汝南县人民法院审结这起不服公路行政管理,请求国家赔偿案,判决被告汝南县县乡公路管理所赔偿二原告养路费、客运附加费、运管费等直接经济损失32759.28元。
    2004年12月,原告邓连喜贷款20多万元购买一辆25座的豪华金龙客车,挂靠在驻马店市汽车运输总公司名下经营客运,经省、市运管管理部门批准,邓连喜取得在汝南县官庄乡舍屯村至郑州线路上经营客运业务的资格。邓连喜投入营运后,方便了舍屯、韩庄及附近乡镇群众出行,客车几乎天天客满,邓连喜乐在脸上喜在心上。

    2005年8月,舍屯至韩庄段公路大货车流量大,路面破坏严重,汝南县县乡公路管理所对该段路面进行了翻修。为防止超载大货车通行损害路面,汝南县县乡公路管理所在该路段两侧设置了一对长3.5米,宽2.2米,高1.3米的水泥限行墩,使原来9米宽的路面仅剩余2.4米宽。原告车辆2.5米宽,从2.4米宽的水泥限行墩处无法通行,客车从此停止了营运。原告邓连喜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均未得到解决,二原告一纸诉状将汝南县县乡公路管理所告上法庭。

    法院认为,被告汝南县县乡公路管理所作为公路管理部门,应当保障公路的完好、安全和畅通,被告在公路上设置限制通行的水泥墩,限制车辆通行,违反相关公路管理法律、法规的规定,属滥用职权的违法行政行为。被告的违法行政行为侵害了二原告的合法财产权益,且与二原告请求赔偿的经济损失具有法律上因果关系,被告应当承担国家赔偿责任。据此,法院判决被告赔偿二原告直接经济损失32759.28元。

TOP

太长学问了 谢谢版主

TOP

谁有权关闭高速公路?
2008-07-31  江苏法制报  
--------------------------------------------------------------------------------
  今年1月,一场百年不遇的特大雪灾袭击了我国南方地区。我省也遭遇了有气象记录以来最大的降雪,高速公路、机场等交通设施也深受雪灾影响。就在此时,安徽的一位车主丁力在沪宁高速上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并由此被告上法庭。而当了被告的丁力却认为,高速公路的管理方在发生严重雪灾后,没有封闭高速公路是造成事故的重要原因,并请求追加其为第二被告……   
  一场关于高速公路公司有无高速公路关闭权、是否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的诉讼由此展开……   
  结冰高速路   
  上演“惊魂一刻”   
  2008年1月13日晚10时许,一场鹅毛大雪从天而降,雨夹雪越下越大,不久,被雨雪初袭后的沪宁高速路面已经结冰。丁力驾驶安徽牌照的小客车驶入沪宁高速公路,向南京方向快速驶去,他并没有按照路旁指示牌和电子屏幕的提醒,减速慢行,车一如往常地行驶着。可是,当车行驶到沪宁线131公里处时,他突然发现前方不远处出现了一辆正在小心慢行的轿车,就在丁力想刹车时,已经来不及了,路滑、车快、安全车距不够,丁力驾的车瞬间追尾撞上前方由彭勇驾驶的江苏牌照的小轿车,巨大的冲击力让轿车顷刻间变形,乘坐轿车的王某因此受伤。   
  事故发生后,经交警部门认定,丁力负事故的全部责任。而丁力驾驶的小客车偏偏又没有投保交强险,且车辆登记车主为丁力的妻子徐艳。   
  不久,事故双方因理赔问题坐到了一起,肇事者丁力认为,这起事故是雪灾导致高速公路路面结冰路滑造成的,但下雪时高速公路管理方没有封闭高速公路,才是他撞车的主要原因,他要求王某去找高速公路公司索要赔偿,双方协商不成,不欢而散。事已至此,看来只有走法律途径解决赔偿问题了。   
  争议焦点   
  高速公路关闭权   
  2008年3月,王某一纸诉状将丁力及其妻子徐艳一并告上无锡市锡山区法院。   
  王某诉称,2008年1月13日,丁力驾驶登记车主为徐艳的皖K48xxx号小客车,在沪宁高速公路行驶至沪宁线131公里处(结冰路面),与彭某驾驶的苏J1xxxx号小客车发生碰撞,致使作为小客车随车人的他受伤。经交警部门认定,丁力负事故全部责任,他本人不负事故责任。沪宁高速公路在气候恶劣、路面结冰时未能阻止车辆驶入高速公路,导致事故发生,具有过错,应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故诉至法院,请求上述被告赔偿医疗费用2856.74元、误工费2000元、营养费4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72元,共计人民币4968.74元。   
  丁力、徐艳辩称,宁沪高速公路公司应当预见路面结冰,并且有能力、有权力关闭高速公路,阻止车辆驶入,以防止事故的发生,据此,宁沪高速公路公司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同时,提出该事故是由丁力个人造成的,与车主徐艳无关,徐艳不应该承担赔偿责任。   
  宁沪高速公路公司辩称,事故发生源起丁力在结冰路面上没有保持适当的安全距离,丁力应负全部责任。宁沪高速公路公司仅是依法从事高速公路投资建设以及收费、养护等活动的经营管理单位,没有关闭高速公路的职权,不是执法主体,且公司已经尽到安全警示义务。事故的发生与其公司无关,公司不应该承担赔偿责任。   
  据了解,当恶劣天气出现时,交管部门会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对高速公路以及城区的高架桥、快速通道实行相应的管制措施,最大限度地减轻恶劣天气对道路交通造成的影响。
服务公路,振兴公路。
湖北兴路律师事务所网址:http://www.xinglulawyer.com/

TOP

河北省首例“高速逃费案”宣判

河北省首例“高速逃费案”宣判
--------------------------------------------------------------------------------

时间:2008-8-23 9:33:47 来源:中国河北经济网  
    河北省首例“高速逃费案”宣判

  近日,石家庄市长安区法院根据河北石青高速公路有限公司提供的证据,对王红峰涉嫌偷逃高速公路通行费一案,以诈骗公共财务罪进行了宣判,判处王红峰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罚金4000元。这是我省对偷逃高速公路通行费行为的首例判决。
  据悉,近年来,通过倒卡进行偷逃高速公路通行费的行为屡有发生,而且大有加速蔓延的趋势。河北石青高速公路有限公司指控,去年8月-10月间,王红峰指使其雇用的司机,分别从石家庄、邢台、邯郸等地上道高速公路,采用两车相向行驶,中途相遇后交换通行卡,在不同收费站下道高速公路,以隐匿实际行驶里程的方法骗取高速公路通行费,作案达27次,偷逃通行费8825元。石家庄市长丰路刑警中队接到河北石青高速公路有限公司报案后,随即立案侦查,并将侦办结果提交诉讼机关。
服务公路,振兴公路。
湖北兴路律师事务所网址:http://www.xinglulawyer.com/

TOP

由一起道路交通事故赔偿纠纷案谈起

由一起道路交通事故赔偿纠纷案谈起

[案情简介]

  原告:陈某某,女,1957年12月出生(死者之妻)。

  原告:张某某,女,1933年8月出生(死者之母)。

  被告:周某某,男,1961年3月出生。

  被告:江苏省泗洪县公路管理站(以下简称公路站)。

  2004年4月30日晚,朱某某和其外甥谢某一同骑摩托车到外村的朋友张某家喝酒。饭后已是21时许,朱、谢二人执意骑二轮摩托车回家。朱某某乘坐谢某驾驶的牌照为苏N-M4538的二轮摩托车,当车沿县级道路青临线由西向东行驶至36KM+900M处时,该车冲撞上由周某某堆放在路面上的石子堆失控摔倒,朱、谢二人则被抛起摔下,造成朱某某当场死亡、谢某经抢救无效死亡的交通事故。该事故经泗洪县公安交通警察大队处理,责任认定为:谢某负主要责任,周某某负次要责任,朱某某无责任。

  另查明:被告周某某占道施工未经有关部门批准,至交通事故发生时约一个月,事发时,7米宽的路面,被告周某某在南侧堆放石子占道宽3.9米、高1.2米、长5.3米、并主堆向东延伸5.1米,事发时没有警示标志。被告公路站于2004年4月28日巡查道路时,发现被告周某某非法占道施工,要求清除,但未找到被告周某某,交通行政案件违法行为通知书也未能向被告周某某送达。朱某某为非农业户口,死亡时49岁,其母原告张某某71岁为农业户口,原告张某某现共有六个子女。原告陈某某等明确表示不起诉驾驶人谢某。

  原告陈某某等人诉称:被告周某某未经有关部门批准,占道施工,未设标志;被告公路站不履行职责,共同导致朱某某死亡的交通事故发生。所以要求二被告承担损失80%的责任,即赔偿丧葬费6232元、死亡赔偿金148192元、被扶养人生活费3604元、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元,合计160428元。

  被告周某某辩称:朱某某酒后乘车且未戴安全头盔也是有责任的,责任认定书只认定被告负次要责任,所以只能对原告的合法请求项目承担次要责任。

  被告公路站辩称:被告公路站的职责是公路的建设、维护,占道施工的批准和设置标志是公安部门的职责,况且公路站已经限令被告周某某清理堆放的石子,所以原告起诉被告公路站是没有依据的,应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审理结果]

  江苏省泗洪县人民法院审理认为:朱某某作为乘车人因交通事故死亡,其亲属依据侵权请求赔偿,故应该由事故的所有责任人承担赔偿责任。在本次交通事故中,虽然责任认定朱某某无责任,但朱某某与谢某同桌饮酒,明知谢某酒后驾驶仍然乘坐,故朱某某自身也有一定的过错;谢某酒后驾驶对事故负主要责任,原告不起诉谢某,按照责任自负的原则,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第五条的规定,其余责任人仅对应承担的责任负责。原告主张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的责任认定不当,要求法院认定被告周某某负主要责任,但从事实和相关法律规定来看,该责任认定被告周某某负次要责任并无不当,故本院对原告该主张不予支持。被告公路站作为职能部门,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路法》第四十三条、第四十六条和《江苏省公路条例》第三十条的规定,其负有公路行政管理职责,应保障公路的完好、安全和畅通,对侵占道路的行为应及时清障。而在本案中,被告周某某非法占道施工约一个月,被告公路站一直未能正确履行职责,其在道路巡查中发现非法占道,却未能及时采取有效措施,故被告公路站对本次交通事故负有一定的责任。被告公路站无责任的辩解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本案中朱某某、谢某以及二被告没有共同故意或者共同过失,但在该事件的进程中,朱某某死亡的损害后果,完全是由于朱某某明知谢某酒后驾驶仍然乘坐摩托车的过失、谢某的违章驾驶、周某某的非法侵占道路、公路站不履行法定职责的四种原因行为,共同作用所致。而这些分别实施的数个行为,不是同时发生,而是连续发生,偶然竞合,在时空上形成关联的进程,共同作用,产生了同一损害后果,且某一个单独行为并不必然导致损害结果的发生,仅是创造了条件,所以应该属于“间接结合”。故此,本案应该适用《解释》第三条第二款的规定,应当根据过失大小比例各自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根据本案的具体情况,本院认为由被告周某某承担35%、被告公路站承担5%为宜。故此,本院对原告主张的丧葬费、死亡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按照法定的标准和江苏省相对应的费用标准,按上述责任比例予以支持。原告主张的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元,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二款、第十条的规定,是合理的,本院照准。据此,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条、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百三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二款、第五条、第十七条第三款、第十八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一、二款、第二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二款、第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路法》第四十三条、第四十六条和《江苏省公路条例》第三十条的规定,作出判决:1、被告周某某赔偿原告陈某某、张某某丧葬费2749.6元(15712元/年×1/2年×35%)、死亡赔偿金64834元(9262元/年×20年×35%)、被扶养人生活费1419.6元(2704元/年×9年/6人×35%)、精神损害抚慰金2625元,合计71628.2元。2、被告公路站赔偿原告陈某某、张某某丧葬费392.8元(15712元/年×1/2年×5%)、死亡赔偿金9262元(9262元/年×20年×5%)、被扶养人生活费202.8元(2704元/年×9年/6人×5%)、精神损害抚慰金元375元,合计10232.6元。上述内容均于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履行完毕。

  宣判后,原被告均未提出上诉。

  [法理评析]

  本案审理的关键是朱某某、谢某、周某某和公路站四方当事人的行为是《解释》中规定的“直接结合”的共同侵权,还是属于“间接结合”的侵权。而这二种认定将导致不同的后果,侵权人承担不同的责任方式,前者承担的是连带责任,后者则是按份责任。

  由于《解释》中第一次使用了“直接结合”、“间接结合”来区分共同侵权还是无意思联络的侵权,在司法实践中还没有实现该区别的类型化,单纯按照原因关系上的“多因一果”①的复数因果关系形态来界定“直接结合”与“间接结合”似乎无从下手,因为数个行为人各自独立的行为即是“多因”,在没有共同故意或者共同过失的情形下造成同一损害后果,即是“一果”,究竟如何区分还是不清楚。所以法官在遇到具体案件时,还必须从不同的角度来分析,结合多种因素予以认定。一审法院在审理该案时,就是从损害后果的同一性、多个行为发生的时间先后性、因果关系的依赖程度等方面结合考虑,最终认定本案属于“间接结合”的侵权,在实践中也是具有一定可操作性的。对于“直接结合”与“间接结合”的认定,具体可以从以下几方面来考虑:

  第一,在没有共同故意或者共同过失发生数人侵权的情形下,首先根据损害后果的角度对后果的同一性来进行判断,看损害后果是否是可分的,如果是不同种类的民事权益被侵害或者是损害在法律上可以区分的,则致害的结果不具有同一性,按单独侵权行为处理;如果是在法律上不可分的,则再产生“直接结合”的共同侵权还是“间接结合”侵权的判断问题。

   第二,注重时间因素,把握好时间的结合来区分多个行为的结合,进而区分“直接结合”与“间接结合”。进一步说,当数个没有共同故意或者共同过失的行为人行为偶然竞合,同时发生,产生同一损害后果的,一般则为“直接结合”;如果不是同时发生,而是连续发生的,并在时空上形成关联的进程,则一般为“间接结合”。例如“超市出售‘赤膊刀’致人损害案”②是三方过失行为连续发生导致损害结果,则应该属于“间接结合”。

  第三,从因果关系来看,只要任何一个行为都是足以造成损害的,则不论没有共同故意或者共同过失的数行为人的行为是同时发生还依次发生,是积极行为还是消极行为,都是属于“直接结合”的侵权行为。如相邻化工企业均向同一河道排污,导致他人养殖因环境污染受损;报社侵犯名誉权,另一报社明知而转载的侵权,这些案件的侵权人,其单独行为都足以给受害人造成损害,所以这些行为结合程度非常紧密,为“直接结合”。据此,“累积的因果关系”以及“结合的因果关系”③中数个行为人所实施的加害行为单独发生均足以造成他人权益的损害,但这些行为相结合后造成了更大的损害的,均应该认定为“直接结合”。

  第四,从因果关系来看,只要不是任何一个行为都足以造成损害,而是其中某些行为或者原因只是为另一个行为或者原因直接或者必然导致损害结果发生创造了条件,其本身并不会也不可能直接或者必然引发损害结果。此种情形下,则不论没有共同故意或者共同过失的数行为人的行为是同时发生还依次发生,是积极行为结合还是消极行为结合,都是属于“间接结合”的侵权行为。可见,“结合的因果关系”分类中数个行为人的行为单独发生都不足以造成他人权益的损害,而在这些行为结合之后才造成了损害的发生的,属于“间接结合”侵权范围。

  综上,当对没有共同故意或者共同过失的数人侵权行为判断其为“直接结合”还是“间接结合”时,可以按下列思路来判定:首先,从损害后果的同一性,即是否可分性来加以初步的筛选;其次,按各侵权行为发生时间的同时性与否,对没有共同故意或者共同过失的数人侵权行为加以总体上的把握,行为同时发生的初步判断为“直接结合”,不是同时发生,而是一个关联进程的,初步判断为“直接结合”;最后,以因果关系来综合衡量,最终确定是“间接结合”还是“间接结合”,即最后以“是否任何一个行为都足以造成损害,还是的其中某些行为只是为另一个行为导致损害结果发生创造了条件,其本身并不会也不可能直接或者必然引发损害结果”来检验第二步所作出的判断,排除时间要素判断中的不准确部分。但必须注意的是,原因力的判断更复杂,在无法用原因力作出准确判断的情况下,时间要素的判断也有其合理性。

  ①认为“多因一果”就是“间接结合”的侵权模式,参见黄松友主编:《最高人民法院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的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4年版,第65页。

  ②参见1999年12月5日《人民法院报》,案情为上海某超市出售“赤膊刀”,买主将装刀的提袋给刘某提,王某经过刘某身边时被刀割伤,法院判超市、买主、提刀人刘某分别承担责任。

  ③因果关系分类参见王利明主编:《人身损害赔偿疑难问题》,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4年版,第191-193页。

http://www.jt.xiaoshan.gov.cn/ 
http://weibo.com/xiaoshanjiaotong

TOP

又看了一遍上面的案例,突然发现一个现象:公路部门败诉的案例多,胜诉的少。
败诉的案例固然能让我们引起重视,能举一反三,注重日常工作的细节。
但是,我们同样也需要更多的胜诉的案例,让大家拿着胜诉的案例去说服法官,去赢得更多的涉路案件的胜诉。
欢迎全国公路部门网友多多发一些胜诉的案例!
谢谢!


[ 本帖最后由 律师 于 2009-1-2 20:50 编辑 ]
服务公路,振兴公路。
湖北兴路律师事务所网址:http://www.xinglulawyer.com/

TOP

是个好栏目.建议大家都来参与.谢谢楼主

TOP

顶!对我们一线路政工作人员非常的有启示。

TOP

渣土引发车祸 公路局成被告 

  www.changjiangtimes.com·   2009-2-5 7:31:00· 来源 : 长江商报



  江夏区法院一审判决公路经营方赔偿26万余元 

  本报讯(记者 蔡鹏飞 罗义 通讯员 葛增来)公路上“莫名”出现渣土,两天时间内接连发生3起车祸,致一死一伤。当事人将公路经营方等三方诉至法院。江夏区人民法院日前一审判决公路经营方承担部分责任,赔偿26.4万余元。 

  公路堆渣土 两天三起车祸 
  法院查明,去年9月12日晚7时32分,28岁的董师傅驾车沿纸贺公路由北往南行驶,行至江夏区乌龙泉砖厂路段时,汽车避让不及撞到右侧路面上的渣土堆,导致车辆受损。经鉴定,事故致董师傅损失6000余元。 
  一分钟后又一名驾车者“栽”在同一路段。当晚7时33分,潘师傅驾驶着一辆摩托车迎面撞上渣土堆。事故导致其落下10级伤残,23天的入院治疗花费3万余元。 
  次日晚9时许,李某驾驶一辆摩托车,行至纸贺线11公里处时,撞上路面上的一大堆沙石,因重度颅脑损伤死亡。 

  公路经营方、区公路局等成被告 
  据了解,两天内接连发生三起车祸的纸贺公路为收费公路,由湖北华星交通发展有限公司投资经营(以下简称华星公司)。接连三起车祸的“元凶”——路面上堆放的渣土、沙石引起警方的重视,但经过多方调查,却无法确定堆放者。 
  三起交通事故的当事人及亲属于去年年底将华星公司、江夏区公路管理局及武汉市交委告上法庭。 

  一审判华星公司赔偿26.4万 
  江夏区法院民一庭法官审理认为,被告华星公司作为经营性收费公路的管理者,有义务保障道路通畅,定期清扫路面、及时清除杂物。被告华星公司没有及时发现及清理路障,依法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被告江夏区公路局对该公路没有管理义务,被告武汉市交通委员会系行政主管部门,亦没有对该公路进行具体管理的义务,故两被告不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法院同时认为,三原告未尽必要的注意义务,自身存在疏忽大意,且两摩托车的驾驶者均系无证驾驶,因此均应自行承担部分责任。据此判处华星公司在董师傅事故中承担70%责任,赔偿车辆损失4537元;承担另两起事故的60%责任,赔偿潘师傅2.8万余元,赔偿死者李某的家属23.1万余元。
服务公路,振兴公路。
湖北兴路律师事务所网址:http://www.xinglulawyer.com/

TOP

是个好栏目.顶!顶!顶!

TOP

求助:路障是否应该警示问哪里好?

2009110号,白天我还开心的跟亲友约定过年的时候去庙会,谁知厄运突然就降临到了我的身上。晚上6,我从回龙观北京人家静林湾南门对面的二拨子新村市场门口,办完事准备回家,被市场门口树的路障拌倒,当时我心里又急又怕,自己疼的站不起来了,这时过来了三个小姑娘,她们扶我站了起来,其中一个小妹妹还帮我去对面的烧饼摊借了一把凳子,可是我坐不了,只好站着,给LG打电话,当时只有LG和不到一岁半的女儿在家,LG说去六楼看看邻居在不在,在的话,把孩子先放在她家,后来LG告诉我,邻居不在家,他只好把孩子放在副驾驶座上来接我了,因为我家的车没有办法装婴儿座椅。我听了,心里难受极了,女儿那时还在吃母乳,一天没见了,我非常想她,但是这样万不得已的把孩子放在副驾驶座上,万一孩子乱动,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啊,我的心里象油锅煎熬一样,等了好久,LG才到,孩子被LG用安全带绑在副座上,孩子一见我,哇哇大哭,我也哭了起来,但是我的腿根本都打不了湾,孩子也抱不了,女儿哭的跟泪人似的。我打了120,又过了一阵,120来了,我被送到清河999急救中心,确症左腿髌骨骨折,当晚医院安排了手术,此后又在医院里住了15天。

在晚上这个路障没有明显的标志,如果上面有一些闪亮的红灯泡也好啊,那里本来是个人行道,一边是黑暗的马路,另一边是灯光很亮的商店,我是从明亮的商店出来,往黑暗处的车站走的时被拌倒的.就在我在那里等LG的工夫,有个小伙子说,他都被摔了两次了。

我的孩子才1岁四个月,还在吃奶,我一住院,奶也断了,由她84岁的奶奶照顾,爷爷也81岁了,本来老人到了这个岁数还需要我们照顾,婆婆前一阵子心脏还老犯病,现在却还要帮我们看孩子,而一岁所的孩子正是淘气的时候,非常累人的,我们家这个年都没有过好,这一切简直是飞来横祸.我想设置这个路障的人,你们的年过的很安心吧,我打电话跟他们菜市场的人联系了几次,都被推说领导不在,对我的事情根本不重视,他们的电话是:80793218。我不知道他们有没有人性,他们家里有没有老人,有没有孩子?!


我爱人下岗一年多了,我这一摔,伤筋动骨100天,工作就丢了,家里的经济来源没有了,而且现在我只能躺在床上休养,需要专人照顾我的吃喝拉撒,看着孩子在我眼前摔倒我都没法去管,更不要说照顾自己女儿的生活了,作为妈妈,我心里非常难受。我们请了保姆来照顾孩子,因为孩子的爷爷和奶奶不能再这样劳累下去了。孩子断了奶,我又失去了收入来源,奶粉我都买不起,现在借钱请的保姆,我不知道这个寒冷的冬天,我们这一家老的老,小的小,我们的未来将何去何从?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TOP

路政案例交流的加油站

对所有支持和提供信息的同仁致敬。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