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倡议:请在这里跟贴,发上你所知道的涉路典型案例。

本帖已经被作者加入个人空间
再次求助:路障是否应该警示问哪里好?

TOP

汉宜高速公路K213交通事故人身赔偿案



[案由]:
2005年5月2日,陕西乾县司机孙义儒驾驶甘L07216重型普通半挂卡车由武汉至荆州,因未看清标牌在荆州错过了下站时机。20时45分,该车行至汉宜高速公路汉宜向K213+500处从中央分隔带调头至宜汉向,准备再到荆州出站。正在这时,在宜汉向行驶、由武汉司机兰某驾驶的鄂AEA785雪铁龙轿车与之追尾相撞,在这次事故中,雪铁龙轿车司机兰某和搭乘该车的一名乘客因抢救无效死亡,车上另有三名乘客受伤。省交警总队高管二大队对该事故下达“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认定当事人孙义儒承担此事故的全部责任。

[诉讼与判决]:
2005年5月8日,鄂AEA785车上三名受伤乘客在荆州市荆州区人民法院起诉甘L07216车辆驾驶员孙义儒、该车辆挂靠单位平凉市公路运输有限责任公司和保险单位中国财保乾县支公司,要求上述三被告赔偿原告医药费用及经济损失48万元。
2005年10月26日,两名死者继承人和鄂AEA785车主分别在荆州区法院起诉起诉甘L07216车辆驾驶员孙义儒、该车辆挂靠单位平凉市公路运输有限责任公司和保险单位中国财保乾县支公司,要求孙义儒、平凉市公路运输有限责任公司672630元,要求楚天公司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2005年11月,三名受伤乘客向荆州区法院申请追加楚天公司为被告,要求楚天公司承担相应责任。
2006年3月1日和3月5日,荆州市荆州区法院两次开庭进行了公开审理。2006年4月29日,荆州区法院下达(2005)荆民初字第309号民事判决书,依法作出一审判决:由被告孙义儒和其驾驶货车的挂靠单位、投保的保险公司承担责任,驳回对楚天公司的诉讼请求,楚天公司已经尽到责任和义务,对此次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害后果不承担赔偿责任。
2006年5月28日,因不服一审判决,原审原告贺建红等6人向荆州中院提起上诉,要求变更一审判决书部分内容,要求判决楚天公司承担补充赔偿责任。9月27日,荆州中院开庭审理,楚天公司进行了上诉答辩,向法院提供了数份近年来国内类似案例(均判决高速公司不担责),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对河南高速案例函复的解读。法庭将择日宣判。

[案例评析]:
1、这是一起典型的交通事故引发的人身赔偿案。交通事故的直接原因是肇事车违章掉头,后果是导致雪铁龙轿车车毁人亡,所以交警部门认定孙义儒承担此事故的全部责任。
2、事故受害方是在肇事方及关联单位无力承担巨额赔偿的情形下,才把高速公路公司“拉”进这场官司的。
3、领导高度重视,责任明确到位,工作扎实有效。
对两起案件的处理,楚天高速公司领导层高度重视和密切关注,把这项工作列入议事日程,公司主要领导亲自批示,及时召集相关人员召开专题会议研究布置,明确指定路政支队为责任单位,全力支持应诉工作。路政支队接手后,始终将此作为重中之重,成立了由支队、二大队相关人员和律师组成的专班,专班多次实地查勘、走访,阐明我方观点,认真研究案情,反复推敲案件焦点、陈述观点和辩论要点,全力以赴,作好充分的应诉准备。二大队根据上级部署充分参与,开展资料证据收集、法庭辩论及法院协调工作。专班工作有条不紊、扎实有效。
两起案件介入之初,我方处于不利地位。据此,我们多次把握时机,与法院进行了沟通协调,大力宣传高速公路建设和管理的相关政策法规,宣传保障高速公路这一交通基础服务设施正常运营的重要性和必要性、经济意义和政治意义,与法院办案人员到多次现场查看,使法院领导和办案人员及时掌握了解情况,从不太熟悉了解高速公路到理解、支持,为案件的审理奠定了基础。
4、精心准备,认真研讨,及时向法院提供“行业技术规范”和国内类似典型案例,均被采纳。
我方从交警事故责任认定书、对当事人的询问笔录、高速公路安全设施的行业规定等方面入手,认真研讨应诉细节。其中,通过查阅现有的法律法规及行业标准(《公路养护技术规范》、《高速公路交通安全设施设计及施工技术规范》),找到了相关证据,同时将与该案案情相同的国内类似典型案例及时送交法院。这些关键性证据和案例均被法院采纳,使该案得以最终胜诉。

TOP

汉宜高速公路K217房屋震裂财产赔偿案

[案情简介]:
2005年3月,荆州市荆州区八岭山镇朱家岭村村民代兰喜向荆州市荆州区法院提起诉讼,诉称其位于汉宜向K217+440的房屋(距公路路基38米,建筑面积292.10㎡,1986年修建)因高速公路来往车辆不断,振动大,造成房屋出现裂缝,汉宜高速公路维修路面时,用重锤锤打路面,造成房屋再次受损。经荆州市房屋安全鉴定所鉴定认为:宜黄高速公路来往车辆及维修路面的震动,使代兰喜结构简易的房屋多处受损,承重结构承载力不能满足正常使用要求,已构成整幢危房,需整幢拆除。经湖北大信瑞达信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评估为46300元。要求楚天公司承担赔偿责任,赔偿房屋损失及鉴定评估等费用。

[诉讼及判决]:
2005年3月,荆州区法院开庭审理这起民事赔偿案。楚天公司无人参加庭审。
2005年5 月27日,荆州市荆州区法院作出[2005]荆初一审判决:由楚天公司赔偿代兰喜47800元。一审认为:汉宜高速公路来往车辆及维修路面的震动,使代兰喜的房屋受到损害,经房屋安全鉴定部门鉴定为危房,楚天公司对汉宜高速公路享有收费的权利和负有管理养护义务,因此对整体拆除房屋的损失应承担赔偿责任。代兰喜为此申请房屋安全鉴定部门进行鉴定所支付的鉴定费用系楚天公司给其造成的损失,也应由楚天公司承担。据此判决:一、由楚天公司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代兰喜47800元;二、驳回代兰喜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由楚天公司承担3000元,代兰喜负担1700元。
宣判后,楚天公司不服,依法向荆州市中级法院提起上诉。认为楚天公司于2004年10月15日才受让汉宜高速公路江宜段经营权,而该公路早在1995年就已建成并投入使用,楚天公司既不是高速公路的建设方,也不是路面改造工程的建设方,更不是路面改造工程的施工方。据此,请求撤销一审判决,驳回代兰喜的诉讼请求。
2005年8月,荆州中院组织二审,并于2005年9月16日作出二审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认为:汉宜高速公路江宜段属国家所有,由楚天公司负责管理,因该公路的建成和运行给代兰喜造成房屋损失,应由楚天公司承担赔偿责任,在代兰喜起诉之时,楚天公司公司受让了江宜段的管理权,楚天公司依法应为本案的赔偿主体。案件受理费由楚天公司负担。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二审判决后,楚天公司不服,于当年11月份就二审判决再次向荆州中院提出申诉,申请再审。申诉理由是 “原判决认定的事实不清、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申请人不应成为本案的当事人”。
荆州中院于2006年3月27日作出民事裁定:中止二审判决执行、依法再审。
2006年6月2日,荆州中院开庭对本案进行再审,双方同意调解。6月12日,荆州中院下达“民事调解书”,意味着楚天公司不承担民事赔偿的法律责任,原二审终审判决自动废止。
至此,这样一起已经被一审和二审终审判决败诉的民事赔偿案件,在公司上下高度重视、精心应对、锲而不舍地执着努力下,被成功地扭转了过来。

[案例评析]:
1、一审、二审判决楚天公司承担赔偿责任,是源于法院错误认定房屋鉴定部门“鉴定结论”,认为楚天公司享有收费的权利和负责管理养护义务,应对代兰喜的房屋承担赔偿责任。
2、在再审中,经过对该案反复研究,公司代理人提出原判决适用法律错误、原判决认定的事实不清(“荆州市房屋安全鉴定所鉴定结论”不能成立、房屋净值评估有悖常理)、房屋申诉人不应成为本案的当事人、原判决没有弄清本案的法律关系的意见,最终法院予以采信,是该案取得成功的根本原因。
3、该案历经三次审理,最终达成和解实属不易,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教训。我们应充分认清形势,引起高度重视,认真研究对策加以解决。如果就此形成案例,将会对红线建筑区内的管理埋下隐患,极有可能造成沿线数以千计的民房联合提起诉讼。
汉宜路自1995年开通以来已有12年,在红线50米范围内的民房大多在高速公路形成前就已建成,许多房屋由于建造时间较长、年久失修,急需修缮;而按照《公路法》、《高等级公路管理条例》及《路政管理条例》规定,红线范围内禁止修建房屋,如果重新择址修建就必须由土地部门划定宅基地,村民们由于经济条件不佳无力承担宅基地费用。这一历史遗留问题已愈来愈突出,已成为路政管理部门执法的脖颈。本案中的民房本是红线范围内的“应拆迁房”,依照法律规定,应由其自行拆除。对这类存在的历史遗留问题,我国目前尚没有系统、明确的处理这类诉讼的法律规则,为此,我们应积极收集信息向上级部门进行专题汇报,争取政府部门支持,由土地、城建、交通等部门联合组成调查组,专门就此问题进行调查,省级政府在行政框架内进行解决,争取能按照个人出一点、审批部门减免一点、交通部门补贴一点的原则统筹解决,早日解决,以决心头之患。

TOP

很好,学到很多东西

TOP

从一起砸车抢劫案件看高速公路管理者的安全防护义务的认定


来源:荣昌县人民法院  作者:龙虎 卞立跃   

    案  情
      

    2006年3月29日晚10时20分许,被害人李某与随行人员包某于驾驶桑塔纳轿车由成都向重庆方向行驶,当车行至成渝高速公路重庆段96.6公里处时,被罪犯王良海在高速公路的横跨天桥上用一块重30斤的石块向下砸去,致李某受伤当场死亡。同车的包某将车控制停住,下车打电话报警。罪犯王良海、蔡明君手持铁棒从高速公路边铁丝网破洞穿过绕至包某身后,用铁棒将包某打走。尔后,蔡明君、王良海返回用铁棒砸烂车玻璃,蔡明君从死者李某身上搜走人民币1600元、多普达商务手机一部,二人随后逃离现场。审理同时查明,在此次事件发生前的2006年3月17日晚至3月18日凌晨在该地点连续发生两次用石块砸车的方法实施抢劫活动。2006年3月30日蔡明君、王良海被公安机关捉获归案。2006年11月3日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以抢劫罪判处蔡明君、王良海死刑,所得赃款1530元退还给被害人家属。2006年12月28日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此后,被害人李某的妻子王某等起诉被告重庆某高速公路有限公司,认为李某在被告经营管理的高速公路上发生车损人亡,与被告违约行为有关,请求法院依法判令被告立即赔偿三原告因李模胜死亡的赔偿金等费用计251969.50元。法院最终认定被告某高速公路承担20%的赔偿责任。
         

    分  歧
        

    对王某等诉被告重庆某高速公路有限公司其他服务合同一案,存在两种分歧意见:
      

    第一种观点认为,原告的亲属李某之死,系李某驾车在高速公路行驶中被罪犯蔡明君、王良海为达到抢劫目的采取在高速公路的横跨天桥上用石头砸车所致。虽然李某购票进入高速公路上行驶便与被告重庆某高速公路有限公司形成了服务与被服务的合同关系,但不能说明李某购票在高速公路上行驶时被罪犯砸车身亡事故与高速公路管理者服务质量有直接关系,且此次事故完全是因罪犯蔡明君、王良海的故意犯罪行为所造成,作为服务和被服务的双方对此是无法预见的,故被告重庆某高速公路有限公司对李某的死亡不承担民事责任。
      

    第二种观点认为,尽管李某之死系罪犯蔡明君、王良海为实施抢劫用石头在高速公路的横跨天桥砸车所造成,原、被告双方对该事件难以预见。但是在李某事件发生前的2006年3月17日晚至3月18日凌晨在该地点连续发生两次用石块砸车的方法实施抢劫活动,作为高速公路的管理者,被告重庆某高速公路有限公司明知自己所提供的服务已存在安全隐患,却不采取任何安全性补救措施予以消除,故应对本次事件承担一定的责任。
              

    评  析
      

    高速公路经营者即高速公路公司承担着维护公路路面及公路附属设施的义务,同时,高速公路公司向通行者收取相应的通行费用。李某购票进入高速公路上行驶便与被告重庆某高速公路有限公司形成了服务与被服务的合同关系。由于高速公路公司与通行者之间就双方的权利义务没有书面的合同约定,而且,相关的法律法规也不明确。原被告之间所形成的服务合同关系,其权利义务只能依据《民法通则》以及《合同法》规定的平等、公平、诚实信用之原则来确定双方的权利义务。
      

    从合同目的这个角度看,原告选择购票进入高速公路的通行方式,其目的自然是追求快捷的通行,当然,快捷必须以安全为前提。高速公路公司也应当尽到提供安全快捷的通行条件的义务,以及必要的安全注意的义务,如保证路面的平整、无通行障碍、道路两旁加网防止行人穿越等,保障被服务方正常、安全、快速地通过。如果,原告追求安全快捷通行的合同目的因为高速公路管理者的原因而得不到实现,那么,高速公路管理者就应当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
笔者认为,本案中被告没有尽到必要的安全注意义务,而被告应尽的必要安全注意义务如何界定,应以是否可以预见为衡量标准。
      

    虽然被害人李某之死确实系罪犯蔡明君、王良海为实施抢劫用石头在高速公路跨天桥砸车所致,与管理者被告重庆某高速公路有限公司的服务质量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是李某被砸死亡事件发生前短期内即2006年3月17日晚至3月18日凌晨在该地点连续发生两次用石块砸车的方法实施抢劫活动。高速公路公司在知悉这一不安全事实后,没有采取任何的防范措施,而是听任对通行有威胁的不安全事实再次发生。作为为通行者提供安全通行服务的高速公路管理者来说,被告完全应当预见到类似的情形可能再发生,理应由此及时地采取措施进行防范。但是事实上被告却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在这样特定的背景下,应当推定被告对特定区域特定时间内可能发生类似事件完全可以预见,被告应当预见而未能预见,应当采取有效防范措施而没有采取措施,因此,可以判定被告的服务存在一定的安全瑕疵,被告在履行服务合同中存在违约行为,应当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
      

    另外,尽管李某之死是罪犯蔡明君、王良海在高速公路跨天桥处用石块向下砸车所致,与高速公路边防护铁丝网破损无直接必然联系,但高速公路边防护铁丝网破损,是罪犯实施抢劫活动的诱因。基于此,被告也应承担一定的责任。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尽管李某之死与管理者被告重庆某高速公路有限公司的服务质量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是被告提供的安全通行服务存在一定程度的安全性瑕疵,故而应当承担一定的责任。
      

    因此,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

TOP

公路桥梁未设限载标志超限车通行时桥断致车毁人亡赔偿案


【案情】

  原告:连云港汽车货运公司(以下简称货运公司)。
  原告:赵展鹏。
  原告:林玉。
  原告:赵明明。
  原告:赵爱明。
  原告:赵明远。
  原告兼法定代理人:常英。
  被告:淮阴县交通局(以下简称交通局)。
  被告:淮阴县公路管理站(以下简称公路站)。
  被告:淮阴县老张集乡人民政府(以下简称乡政府)。
  被告:淮阴县老张集乡水利站(以下简称水利站)。
  1998年5月28日凌晨,驾驶员刘尚志驾驶一辆苏H—65341号解放牌货车沿淮阴县徐(溜)张(集)公路由西向东行使,当该车驶上该路12K+98M处的张刘水泥桥时,该桥南侧东端的水泥桥板突然断裂,车辆翻入河中,致车上另一名驾驶员赵希军落水溺死,车辆严重损坏。事故发生时,该车上装有黄沙7—8吨(车辆限载额为55吨),该座张刘桥上没有任何限载标志。事故当天,淮阴县公安交通警察大队下达了非道路交通事故通知书。原告方对车辆进行了维修,花去修理费59930元。该车挂靠于货运公司,车主为赵希军。
  事故发生时,死者赵希军父亲赵展鹏47岁,母亲林玉47岁,长女赵明明4岁,次女赵爱明2岁,长子赵明远1岁,赵希军姊姊三人均已成人。
  经查明,徐张路上的张刘桥建造于1996年4月,系交通局拨款由乡政府委托水利站建造并经淮阴县水利局验收合格。该桥在验收时的荷载标准为5吨。徐张公路于1997年11月下放为乡道。1998年5月28日,淮阴县交通局发布(1998)28号《关于成立乡镇公路管理办公室的通知》,对原由公路站负责养护该路的职能,从1998年6月起划归公路管理办公室,实行征、养、管一体化。
  1998年6月16日,原告方把交通局、公路站、乡政府、水利站作为共同被告诉至江苏省淮阴县人民法院,诉称:被告交通局是该县的交通主管部门,主管该县公路的管理和监督,但其未能履行职责,对竣工桥梁未按规定验收即投入使用。被告公路站未能履行对辖区内公路桥梁设置明显的限载标志、标线的职责。徐张公路属于乡道,被告老张集乡政府负有养护和建设的职责,但被告对此质量不合格的桥梁未尽养护职责,却让车辆继续通行。被告水利站是桥的建设者,造成该桥质量不合格。以上四被告对损害的发生均有过错,现要求四被告赔偿原告货运公司损失22821元,赔偿死者损失及被扶养人的生活费146006元,并承担精神赔偿抚慰金3万元。
  被告交通局辩称其没有管理职责,徐张公路属于乡道,此路应由乡政府管理。况且货车严重超载,货车正常荷载标准为5吨,却装了7—8吨的沙子,过错明显存在,原告货运公司对此事故负有责任,死者也应负主要责任。
  被告公路站辩称:原告货运公司所提出的损失是间接损失,不应支持。且徐张公路属于乡道,该路应由乡政府负责建设和养护,事故的发生与我方无任何关系,原告方列我站为被告没有依据。
  被告乡政府辩称:徐张路属于县乡道路,乡政府没有设置标志和养护的义务,且车辆超载,我方不应承担任何责任。
  被告水利站辩称:我方承建的桥梁是经有关部门验收合格的,该事故的主要责任是车辆超载,且我方不是桥梁的所有人和管理人,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在一审诉讼过程中,该事故桥梁已被拆除,重新建造。
  
【审判】

  淮阴县人民法院审理认为:原告货运公司与死者赵希军签订有车辆挂靠合同,车辆所有权属于赵希军,该事故对原告货运公司没有造成直接损失,对于车损应由原告的继承人起诉,原告货运公司不具备主体资格,故应驳回原告货运公司的诉讼请求。徐张公路虽已下放为乡道,但在事故发生时,该路仍由公路站负责养护和管理,其没有尽到养护和管理职责,亦没有在该桥上设置必要的限载标志等安全设施,这是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故公路站应当承担主要民事责任。被告交通局、乡政府、水利站不是该路的管理人,不负养护和管理职责,因此三被告不是本案的直接责任人,故应驳回原告对被告交通局、乡政府、水利站的诉讼请求。
  原告方车辆严重超载,主观上有明显的过错,对于该事故的发生也有一定责任,也应当承担一部分民事责任。原告赵展鹏、林玉在事故发生时,均不满50岁,应当认定为有劳动能力人,故对该两原告要求赔偿其生活费的请求不予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六条,参照国务院《道路交通事故处理办法》第三十五条至第三十八条之规定,该院于2000年7月5日作出如下判决:
  原告赵展鹏、林玉、常英、赵明明、赵爱明、赵明远因其亲属赵希军死亡而产生的死亡补偿费50340元,丧葬费2924元,被抚养人赵明明、赵爱明、赵明远生活费43706元,处理事故人员的误工费129.6元,合计97099.6元,由被告公路站赔偿67969.72元,于判决生效时一次性付清。
  公路站不服一审判决,向淮阴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诉称:一、徐张公路属于乡道,根据公路法第八条第三款规定,乡道应由乡镇政府负责管理,而原判依据淮阴县交通局(1998)28号通知规定的乡道养护从1998年6月起才归乡镇管理作出事实认定是错误的,违法的文件不应作为定案的依据;二、根据交通部《公程工程竣工验收办法》(以下简称《办法》)的有关规定,桥梁的限载标志应当由建设施工单位设置,上诉人不是该桥的施工单位,没有设置限载标志的义务;三、被害人严重超载加之桥梁质量上存在问题,这是造成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为此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
  被上诉人赵展鹏、林玉、常英未作答辩。
  被上诉人交通局辩称:徐张公路属于乡道,此路不由我单位负责管理和养护,要求我方承担责任没有法律和事实依据。
  被上诉人乡政府辩称:乡政府不负设置限载标志和养护该路的职责,不应承担责任。
  被上诉人水利站辩称:交通部的《公路工程竣工验收办法》适用于某一段路或某一条公路,而不适用本案被上诉人水利站建造的特定的一座桥梁,所以限载标志不应由建设单位来设置,同时桥梁是经淮阴县水利局和金融部门验收合格的,并不存在质量问题。
  淮阴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确认了一审认定的事实和依据。认为:徐张公路是淮阴县的一条乡道。虽然根据1998年1月1日实施的公路法规定,乡道建设和养护由乡镇人民政府负责,并且本案事故发生时也是在1998年1月1日之后,但本案事故发生时,公路产权并未发生移交,事实上仍由公路站负责养护和管理。既然公路站未履行其所负有的职责,对造成的损害后果,就应当承担责任。原审法院认定事故发生时公路站仍是该桥的所有人和管理人是正确的。
  对于桥梁没有设置限载标志的问题,上诉人提供的交通部《公路工程竣工验收办法》并未对桥梁限载标志问题作出具体的规定,当事人也未举出充分的证据证明限载标志应当由建设单位来设置,故限载标志应由对该桥负有养护和管理职责的单位来设置。上诉人公路站主张桥的质量有问题,没有证据证明,对此不予采纳。
  淮阴市中级人民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于2000年10月25日作出如下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选自:北大法宝网

TOP

昆楚路政依法索赔路产损失

http://www.ynfzb.cn/Article/xingzhe/jiaot/lzxx/200907/33700_2.html
昆楚路政依法索赔路产损失
2009-7-3 11:56:01   来源:云南法制报  作者:曾庆权

  
  2009年4月24日,楚雄州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天安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临沧中心支公司(简称:天安保险临沧支公司)在第三者责任险保险责任限额内赔偿原告昆瑞高速公路路政管理支队昆楚路政大队(简称:昆楚大队)各项财产损失4万元并承担二审案件受理费,判决罗有武赔偿原告昆楚路政大队各项损失19.55万元。据悉,这是我省首个路政管理单位依据《公路法》规定,以民事主体身份将造成路产损坏的当事人和保险公司告上法庭,追缴保险公司逃避第三者责任险赔付,挽回公路路产损失的案例。

  2007年4月10日,罗有武驾驶云S03595货车运送水果。该货车行至昆楚高速公路K76+700m处时肇事,造成了公路路产损失及车上货物受损及人员受伤的重大交通事故。昆楚大队依照法定程序对罗有武驾驶的大货车肇事造成的路产损失进行核算,为23.55万元,罗有武对损害路产事实认可。天安保险临沧支公司接报后受理了此案,随后赔偿了汤艳、罗有武医药费和货物损失。

  事故发生后,昆楚大队对罗有武进行路产损失追偿,罗声称经济困难无力赔付损坏路产费用,后经该大队调查,其家庭条件确实较为困难。于是,昆楚大队向天安保险临沧支公司提出第三者责任范围的理赔要求,但遭到该公司拒绝。

  纠纷原由:2006年5月18日,罗有武购买了赵胜良的云S03595货车,并经过公证机构公证“购车协议”,但该车辆一直未过户。2007年3月17日,天安保险临沧支公司业务员动员汤艳购买车辆保险,汤艳说没带够现钱,业务员说自己先垫付部分保险费,到6月底偿还给他。如是汤艳为云S03595购买了包括第三者责任险在内的车辆保险,业务员为其开具了保险卡和保险单。事故发生后,2008年3月9日汤艳向保险天安保险临沧支公司索赔了医药费和货物损失费后,书面声明放弃其它(包括第三者责任险)的索赔,此声明是保险公司人员写好后让汤艳照着抄写的。

  昆楚大队在对罗有武追偿无果和天安保险临沧支公司拒赔时,遂向禄丰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2008年12月,昆楚大队将罗有武、汤艳、天安保险临沧中心支公司、包括云S03595货车原车主赵胜良告上了法庭,请求法院判决以上被告赔偿各项其财产损失23.55万元。

  庭审时,罗有武、汤艳说他们接受赔偿,但无经济能力承担赔偿责任。赵胜良说,云S03595牌号车已经卖给了罗有武,车主事实上已变成罗有武,车子交付后,罗在检审时没通知本人办理过户手续,故不负任何责任。

  天安保险临沧支公司辩称: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本公司在本案中不是适格的当事人;本公司与汤艳之间签订的是商业保险而非“强制保险”,故不应当承担保险责任。

  针对天安保险临沧支公司的辩称理由,昆楚大队认为作为追偿路产的法定机构,投保人汤艳表明放弃第三者保险赔偿怠于行使对保险公司债权已经损害了该大队的合法权益,可以以自己名义代位行使对保险公司的债权。

 禄丰县人民法院审理认为,损害国家的、集体的财产或者其他人财产的,应当恢复原状或者折价赔偿。罗有武驾车行为与昆楚大队财产损失有直接因果关系,罗应当承担此事故的赔偿责任。赵胜良已将货车卖给罗,但未办理车辆过户手续,作为动产的机动车,所有权自交付即已转移,赵胜良作为卖方已失去对该机动车的支配,故不应当承担此事故的损害赔偿责任。汤艳向保险人书面声明放弃第三者责任险的索赔,损害了第三者的合法利益,其民事行为无效。一审法院判决:罗有武赔偿昆楚大队各项财产损失18.55万元,天安保险临沧支公司在第三者责任险限额内赔偿昆楚大队各项财产损失5万元,赵胜良、汤艳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一审宣判后,罗有武等没有异议,但天安保险临沧支公司不服,将昆楚大队、赵胜良、罗有武、汤艳等上诉至楚雄州中级法院。

  该公司的上诉理由为:一是罗有武从赵胜良手中购买该货车时并没有办理过户手续,所有权没有转移,所以被上诉人赵胜良作为车辆登记所有权人不能免除民事责任。二是云S03595货车所有权人未发生转移,被上诉人汤艳既不是该车所有权人也不是该车的买受人,因此该车与汤艳没有直接的保险利益关系,根据《保险法》汤艳与本公司签订的保险合同是无效合同,针对无效合同,本公司不承担保险责任,没有保险的义务,汤燕放弃索赔的行为也是一个无效行为,所以本公司没有损害到昆楚大队的利益也没有赔付该大队保险金的义务。在庭审最后陈述时,保险公司提出若二审法院认定本公司应承担保险责任,则按照保险合同的约定,应扣除20%的免赔责任。

  针对保险公司的上诉理由,昆楚大队答辩要点是:一、根据《物权法》动产交付所有权转移规定,罗有武是云S03595货车所有人。二、汤艳和罗有武是夫妻关系,汤艳购买保险的标的物指定为云S03595货车,所以对该车具有直接的保险利益;三是天安保险临沧中心支公司在签订保险合同时未尽说明义务,案发后又要求汤艳放弃第三者保险赔偿对其有欺诈行为,若导致保险合同无效也必须承担缔约过失责任。

  二审争议的焦点是:天安保险临沧支公司是否承担保险责任,赵胜良是否应承担责任。

  楚雄州中级法院审理确认:云S03595货车是罗有武与汤艳夫妻二人的共同财产,汤艳与该车有直接的保险利益关系,罗有武是汤艳允许的合法驾驶人,属被告保险人。天安保险临沧中心支公司应对罗有武给第三者造成的损害,直接向该第三者赔偿保险金。汤艳书面声明放弃第三者责任险的索赔损害了昆楚路政大队的合法利益,该行为无效。赵胜良已将车卖给罗有武,动产所有权自交付即已转移,故不承担赔偿责任。但根据《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规定,天安保险临沧支公司要求责任限额内20%免赔率免赔理由成立,予以支持。判决天安保险临沧支公司赔偿昆楚大队各项财产损失4万元,罗有武赔偿19.55万元。

  至此,二审法院作出上述判决,历经半年之久的路产路权索赔案终于划上了句号。

曾丽萍  记者  曾庆权

TOP

支持!

TOP

学习了,很好

TOP

这是我们学习的好地方,可以为我们解决以后发生的问题提供经验。

TOP

真的是很好,是个学习的好平台......坚持...

TOP

学习 学习再学习 差距怎么这么大呢

TOP

日照东港区交通局一个案件

交通行政复议申请书



申请人:连云港市天龙物流有限公司


被申请人:日照市东港区交通局


  申请人因不服被申请人于2010年5月11日作出的鲁日东交罚 [ 2010]0511A00507001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现申请行政复议。


  复议请求:日照市东港区交通局依法撤消鲁日东交罚 [ 2010]0511A005070011号行政处罚决定,赔礼道歉,退还驾驶员缴纳的20000元罚款和付给日照市东港区交通局修理执法车辆1620元,赔偿因日照市东港区交通局违法行政给连云港市天龙物流有限公司造成的各项损失费用,并追究相关人员责任。


事实和理由:


事实:2010年5月7日中午12点半左右,连云港市天龙物流有限公司驾驶员时明强驾驶苏G-91979货车从五莲运输石头去苏州,正常行驶到日照市巨峰时,左边一辆交通执法车超车后突然向右急打方向,G-91979车连忙紧急避让,但终究太过突然,还是发生了碰擦,G-91979车刚把车停下,从执法车上冲下几个穿交通制服的人拉开车门,拖下驾驶员和副驾驶就是一顿拳打脚踢,驾驶员抱着头逃命而去,副驾驶宋杰留在当场。宋杰被打后说:你们要扣车我开就是。交通执法人员说:想的倒便宜,找拖车拖。等车被拖走,执法人员又把宋杰按上执法车带走,开了个单让宋杰签字,然后让他下了车。下午5点左右驾驶员去稽查队处理,稽查队开了张卸货单,时间也来不及就下班了。8日、9日是双休日,10日上午去处理,稽查队让驾驶员找停车场门卫安排卸货,停车场就找了个小吊车来,扣根绳子搞了个摄像就完了,收了吊车费200元,让驾驶员把车开到地磅上,其中车前边三个轮子不压磅打出一张吨位在55吨以下的磅单,让下午再去,下午2点半到停车场,又让驾驶员交了转货费900元,停车场人员才在卸货单上签字盖章,让驾驶员凭着磅单和卸货单下午去稽查队处理。3点左右去稽查队接受处理,稽查队处理人员说他们的执法车没修好,什么时间修好什么时间处理。到了停车场,停车场找来一辆大点吊车,从车上吊下两块石头,采取同样过磅方法打出磅单。11日上午,驾驶员去稽查队处理,稽查队有人讲情,给面子不罚三万,就罚两万。让驾驶员在所有文书上按稽查队要求格式签字,然后当场收了20000元罚款和1620元执法车修理费,开了放车单。驾驶员拿了放车单去停车场开车,停车场又叫吊车把两块石头吊到车上,收了吊车费900元,拖车费2000元,停车费250元,驾驶员开着满载货物的车离开停车场,路上稽查车停在路边,稽查人员就不再过问了。驾驶员开着车继续往苏州,到灌云县宁海,由于车辆长时间压着重载停放,弹簧钢板疲劳负荷,再加上超载,一侧钢板折断,车辆倾斜,石头侧滑造成车辆严重损坏。


理由:


一,被处罚当事人明确为:连云港市天龙物流有限公司,那就意味着只有我公司或者公司授权委托人具有处理公司事务的权利。其他任何组织和个人都无权处理我公司任何事务,包括处理公司车辆事务。否则都是无效行为。


二,程序违法


1,既然把我公司定性为被处罚的当事人,那该第一时间通知我公司接受处理。《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一条 行政机关在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之前,应当告知当事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事实、理由及依据,并告知当事人依法享有的权利。第三十二条 当事人有权进行陈述和申辩。行政机关必须充分听取当事人的意见,对当事人提出的事实、理由和证据,应当进行复核;当事人提出的事实、理由或者证据成立的,行政机关应当采纳。行政机关不得因当事人申辩而加重处罚。日照市东港区交通局没有依法履行告知义务。《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四十一条 行政机关及其执法人员在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之前,不依照本法第三十一条、第三十二条的规定向当事人告知给予行政处罚的事实、理由和依据,或者拒绝听取当事人的陈述、申辩,行政处罚决定不能成立;
当事人放弃陈述或者申辩权利的除外。


2
,第四十六条 作出罚款决定的行政机关应当与收缴罚款的机构分离。
  除依照本法第四十七条、第四十八条的规定当场收缴的罚款外,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行政机关及其执法人员不得自行收缴罚款。
  当事人应当自收到行政处罚决定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到指定的银行缴纳罚款。银行应当收受罚款,并将罚款直接上缴国库。


  第四十七条 依照本法第三十三条的规定当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执法人员可以当场收缴罚款:
  (一)依法给予二十元以下的罚款的;
  (二)不当场收缴事后难以执行的。


第四十八条 在边远、水上、交通不便地区,行政机关及其执法人员依照本法第三十三条、第三十八条的规定作出罚款决定后,当事人向指定的银行缴纳罚款确有困难,经当事人提出,行政机关及其执法人员可以当场收缴罚款。


当时处理该案是5月11日上午,星期二,天气晴朗,非国家法定假日,银行系统正常,日照市也不是边远、水上、交通不便地区,日照市东港区交通局当场收缴2万元罚款没有法定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三条 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违反行政管理秩序的行为,应当给予行政处罚的,依照本法由法律、法规或者规章规定,并由行政机关依照本法规定的程序实施。没有法定依据或者不遵守法定程序的,行政处罚无效。


三,日照市东港区交通局没有依法在公路上检查车辆,而是在我公司苏G-91979在公路上正常行驶过程中,驾车强行逼停,由于我公司苏G-91979车正在行驶中,没任何防备,无法及时刹车,造成和日照市交通局车擦碰,日照市交通局执法人员下来就殴打我公司该车驾驶员,造成他们多处软组织损伤。日照市东港区交通局还处处刁难,勾结社会其他人员,把我公司苏G-91979扣在停车场5天,讹诈钱款5870余元。属滥用职权、敲诈勒索行为。


《行政处罚法》第六条 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行政机关所给予的行政处罚,享有陈述权、申辩权;对行政处罚不服的,有权依法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
  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因行政机关违法给予行政处罚受到损害的,有权依法提出赔偿要求。


《交通部行政执法单位实行罚款决定与罚款收缴分离规定》第三条 除依照本规定第六条规定可以当场收缴罚款外,作出罚款决定的执法单位应当与收缴罚款的机构分离。
   第六条 依照行政处罚法的有关规定,下列情况执法单位及其执法人员可以当场收缴罚款:
  (一)当场作出处罚决定,依法给予20元以下罚款的;
  (二)当场作出处罚决定,对个人处以50元以下、对单位处以1000元以下罚款,不当场收缴事后难以执行的;
  (三)在边远、水上、交通不便地区,执法单位及其执法人员作出处罚决定后,当事人向指定的银行缴纳罚款确有困难,当事人提出要求当场缴纳罚款的。


第十四条 对具有上述行为的执法单位和执法人员,依据国务院《违反行政事业性收费和罚没收入收支两条线管理规定行政处分暂行规定》的有关规定由上级单位按管理权限予以行政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此致


   行政复议机关:日照市交通局



  
                                               复议申请人:连云港市天龙物流有限公司       


                                                        2010年5月18日










后日照市交通运输局作出复议决定,维持原处罚绝定。如下:






TOP

案例很好,欢迎同仁多发!

案例很好,欢迎同仁多发,我多多学习!

TOP

学习了

TOP